林鄭果然係女版689,竟然都搞文革嗰一套!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四個發生在聖誕節的真實恐怖網民經歷(3)「聖誕樹裡的閉路電視」|恐懼鳥網誌

2017-1-2 21:57
字體: A A A

上年節禮日(Boxing Day),我在清貨商找到一個很酷的聖誕樹裝飾。它有一個內置鏡頭,可以拍下慶祝聖誕時情景。我見它售價減到十多塊,便順手把它丟到購物籃裡。

但我一直都忘記了這玩意的存在,直到今個月頭和兩個女兒佈置聖誕裝飾時才記起。同一時間,我又想起在屋頂閣樓有套舊的聖誕老人裝,於是萌生一計。我對她們說閉路電視一事,並提議用它來偷拍聖誕老人入屋禮物的過程。我的女兒聽到我的提議後都很開心,興高采烈地找位置擺放飾物。當然年幼的她們不會醒悟那聖誕老公公是爸爸來。

時間飛逝到聖誕當天。那天早上,我由頭到尾檢查了閉路電視一次,插入了一張大容量的SD卡,換了顆新電池,並調較好拍攝角度,確保今晚閉路電視能以最清淅的狀態把“聖誕老公公入屋“的過程一絲不苟地拍下來。我絕不可讓兩個女兒失望。

到了晚上,就像美國所有家庭般,我們吃了頓豐富的聖誕晚餐,整家人一起玩桌遊,讓小孩子上床前拆開我們送的禮物(聖誕老人那份還未到),渡過了一個歡樂平安的聖誕夜。

稍晚,我和老婆坐在房門外,靜靜地聆聽著兩個女兒喜笑的吵鬧聲從門的另一面傳出。她們說聽到外面有搖聆聲和鹿車聲,一定是聖誕老公公來到。侍房裡的聲音終於變成打呼嚕聲,我們才返回自己的房間。老婆躺在床上睡覺,而我則換上大紅衣,準備接下來瘋狂的一晚。

很快地,我便變身一個體形龐大且笨重的聖誕老公公。我攝手攝腳地返回客廳,做任何聖誕老公公會做的事:吃掉孩子準備的曲奇和鮮奶,捧著肚子呵呵大笑,把數份禮物丟在當爐旁。我每一個動作都刻意在閉路電視前擺弄,確保鏡頭能完整拍下來。我覺得自己還扮得頗神似呢。

第二朝早上,女孩們衝到睡房拍醒我們,興致勃勃地嚷著要立刻看閉路電視影片。我把SD卡放到電腦播放,快播到「聖誕老公公」出現的片段,讓兩個女兒自己觀看,而我則執拾「聖誕老公公」昨晚放在爐邊的禮物。

電腦旁傳出女兒們興奮的尖叫聲,跳跳繃繃,不斷對不為瑩幕中的聖誕老人揮手。就在這時候,我留意到火爐旁邊的禮物堆多一份出來,一個用藍色花紙包裝的小盒,上面寫了我的名字。我和老婆對此也感到茫然不解。我的小女兒見到那份神秘禮物,開心地說:「那一定是妖精先生給爸爸的禮物。」

當我正打算忽視這上笨小孩話時,我老婆卻臉色凝重地追問起來:「甜心,什麽精靈啊?」
我女兒指著部電腦說:「那個和聖誕老人一起前來的精靈先生。」

恐懼就像一隻小鳥捲進噴射飛機引擎般在我胸口爆發起來。我和老婆立刻衝到電腦前,按下快速掣重新播放影片,直到見到女兒所指的神秘入侵者才停下來:在我們關上燈送兩個女兒回睡房時,一個穿著妖精服裝的高個子男人走進我們的家,動也不動地企在牆角,靜靜地盯著鏡頭。由他那張猥褻的眼神,我很確定他察覺到鏡頭的存在。

最讓我毛骨悚然的地方是,即使我穿著聖誕老人裝在客廳大搖大擺時,那陌生人仍然站在那兒,離我只有不足一米距離,幾乎「觸手可及」。直到我離開後,他仍然站在那裡整整一小時,兩眼在黑暗中散發不懷好意的寒光。

不久,那陌生男人終於動起來。邊搖擺住他的妖精裝邊走到聖誕樹旁,拿起一塊薑餅人,意味深長地在鏡頭前咬下它的頭。我立刻回望桌上的餅盤,看到上面真的留下一塊無頭薑餅人,無頭薑餅人的身軀留有一排深刻的牙印。

最後,那名讓人嘔心的妖精男終於走到閉路電視面前。他兩手抓起閉路電視放到面前,電腦傳出他緩慢且沈重的呼吸聲,然後畫面啪一聲便熄了。

客廳陷入一片死寂,沒有人敢說話。我小心翼翼地拆開手上上的藍色禮物盒,仿佛它是一具小棺材。禮物盒裡頭有一疊泡泡紙,泡泡紙裡頭是一顆電池,那顆我日前為閉路電視添加的新電池。老婆立刻打開閉路電視一看,果然電池被拆走了。

那一日之後,我和老婆沒有再提起事件,但我內心始終疑惑住究竟那一樣東西比較可怕:是閉路電視拍到一名妖精怪男?或是那名妖精怪男在關掉閉路電視後所做的未知事情?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月2日 下午9: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西九故宮】「梁粉」李秀恒拉隊組大聯盟支持建故宮 明夥收藏家開記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