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下周二返芝加哥發表告別演說 特朗普就職典禮克林頓夫婦將出席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好書回顧|姚啟榮網誌

2017-1-3 23:00
字體: A A A

2016年遠去,回頭細心一數,看過的書寥寥可數,一年的諾言又告落空。要像别人一樣選出10大好書10大必讀書之類,腦袋頃刻一片空白,真是汗顏不已。我已甚少購買一般的書籍,除非盤算過會看的才買回家。我也早已決定看完即棄,只有參考工具才會保留。現在大部分留在書架上的書,多數是半途而廢,辜負了作者,好不傷心。若論藏書,現在居住的條件比讀中學大學時好得多,但為了堅持簡樸的原則,書房中只有放置數個書架,中、英、日文書籍胡亂堆放一起就算了。因為沒有空間擺放之下,只有把它們在書架上重重疊疊,幸而弄得書籍的排列賣相尚算井井有條,不算難看。我當然不期望可以全部記得書堆中的名字。最初自恃記憶可以恒久;直至那一刻想找出來,才知道不由得不相信桃花依舊,書可像人,面已非。

好像那一次寫到聶魯達的自傳,很想重溫其中一段說他出使中國遇見毛澤東的章節,自然想到應該很從容從書架上找出這本企鵝版的平裝本。結果遍尋書架不著,只好虛應一番簡單提及罷了。但幾天之後,偶然移走其他的書本,竟然發現它竟然還在書架上的書叢中。失又復得,的確有點啼笑皆非。這個聖誕假期中朋友來訪,環顧左右,尚有幾點文化氣息得以發揮一下,不算太失禮。當然不會像從前一般把新書不斷搬回家,做個買書癡。

購書購得最厲害的時候,不能不說起是讀大學時在許定銘先生在灣仔近天樂里經營的「創作書社」兼職的那段日子。許先生寫書、印書也愛書,對讀書人特別優惠,工資不夠支付購買新書,竟容許我記帳。那時住在木屋區,空間尚算寬敞,父母又沒有什麼怨言,結果下班後帶了一袋又一袋的新書回家束之高閣。新簇簇的書為何不看?以前覺得先好好收藏,然後淨身捧讀,才對作者有個尊敬。結果買得太多,看得太少,做不成讀書人,慚愧不已。其實讀者和作者需要互動,沒看過,買來的書有何得益?

2016年初回港,得黎漢傑幫助,重遇許先生,勾起不少回憶。許多忘記了的事情,幸福得許先生口若懸河之助,在短短見面的兩三小時中,逐漸恢復那些吉光片羽,原來竟然和印象中的大有分別。許先生的記憶的確厲害,文章又寫得流暢,不斷為香港的文學做了許多有價值的整理工作。今年該買的書中,應該要包括許定銘的《香港文學醉一生一世》。這本書由練習出版社的新書,本來黎漢傑早交來文檔,叮囑好好寫一番。細心讀了兩回,培養了一些瑣碎的片段,尤其對序言「埋首書堆六十年中」提及創作書社的一段往事更有同感,很想寫點作為回應。最後竟然因為事忙不了了之,愧對漢傑和許先生。希望許先生的書能夠引起大家對香港文學史的重視吧。

年初回港前到台灣旅遊,其實攝影為主,碰巧在台北的誠品看到村上春樹的隨筆《身為職業小說家》剛好出版,連同雜誌《攝影之聲》的新刊一併買了回來。其實新書架上,好書多的是,心想買回來不立即閲讀的話就不買了;個人行李為求輕便空間小得很,書又重又佔據地方確是煩惱。到了宜蘭,才發現原來是林煥彰的故鄉,誠品書店擺放了他的照片和金句,買一本他的作品也可以作為留念吧。時間不足,折騰之下,取其輕便,在分店買了電影DVD《薩爾加多的凝視》就完成購書活動了。

應該說,我現在的讀書內容,根本不能緊貼新書的出版,因為在悉尼沒有經常逛書店的習慣。大學書店出售的熱門新書,在網絡上早已被大家紛紛談過了,有許多作者又陌生得很。既然如此,本來可以不逛。但偶爾逛書店時反而可以隨意翻閱自己喜歡的作家的新作,或者直接從有趣的書名中,翻開看看有沒有吸引的內容。我看的書種類蕪雜,沒有文藝不文藝、文化或非文化,因為生活中你對什麼感興趣便看那類書。宋朝詩人黃山谷好像說過:三日不讀書,便覺語言無味,面目可憎。是耶非耶?

翻閲書本確有令人意外的收穫,不單止增加一些閑聊的趣味。至於要讀多少,則無規定。大忙人蓋茨(Bill Gates)在2016年從頭到尾讀過10本書。如果有追看Gates Notes這個網站,便會知道他究竟讀過什麼書。從小說《The Rosie Effect》到隨筆《String Theory》、從傳記《Being Nixon》到管理學《The Myth of the Strong Leader》,蓋茨都讀得很開心。難得的是他還寫下評論和大家分享,讓讀者進一步了解。其實好書和壞書,聰明的讀者會自行判斷。在這個資訊流通的世界,大家都曉得互相分享,好書當然禁之不絕。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月3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撐故宮館林鄭愛將,原來係拆皇后碼頭嘅悍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