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警察寫潮文通緝爆竊疑犯 網民斥不專業及「公開羞辱」|杜連魁

【西九故宮】上月稱「怕尷尬」今改口「怕擺上枱」 再證林鄭自打嘴巴、疑點重重?|郭予真

2017-1-6 21:10
字體: A A A

身兼西九文化區管理局主席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早到立法會出席內會特別會議,就西九文化區興建故宮博物館解畫。林鄭表示,故宮館計劃於前年9月由北京故宮館院長提出,管理局遂於該年12月接觸馬會及港府,分別爭取財政及政策支持。而對於外界一直關注,西九管理局何以未如《西九管理局條例》第19條列明般作出公眾諮詢,便與北京當局簽署備忘錄,林鄭也似乎有一套「新」說法。

無論探討及磋商對象是賽馬會或中央有關部委,都必須在保密下進行,不能公開說了很多東西,或者通俗的說法,就是將這些持分者「擺上枱」,說「我在香港諮詢了,大家都很喜歡,請你改變你文物出境的政策,來遷就我們做此事」。我希望大家理性看這件事,都明白不應這樣做。……這件大好事,若非以我剛才稍為詳細交代的保密程序去進行,恐怕難以成事。

林鄭作了一個假設:若然西九管理局作公開諮詢後,支持建館者佔多數,便是反過來以民意向北京施壓,要求京方改變「文物出境政策」來「遷就」民意。然而,此話當中充滿悖理,林鄭才剛說明「先撩者」為北方故宮館長,若民意果真熱烈非常,不就是配合京方意願、正中下懷嗎?屆時京方在「配合」諮詢結果下建館,又怎會成了「遷就」姿態?

其次,公眾諮詢又會否「擺馬會上枱」?林鄭會上解釋,由於西九發展面臨財政困難,才邀馬會資助故宮館計劃。但其實,被林鄭以「大好事」形容的故宮館,大可經正常程序,亦即公眾諮詢及提呈立法會通過後,動用財政儲備建館,政府日前亦公佈現有儲備高達8,428億,財困之說可謂偽命題。而且,馬會素來以「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為宗旨,致力資助多個慈善及社區項目,一個「慈善家」,會反對因公眾諮詢而披露其贊助者身份嗎?

除此之外,即使故宮館不保密、公開討論時,持份者受諮詢結果或民情影響,希望改變計劃,甚至打退堂鼓,備忘錄亦賦予了他們退出的權力。當局和內地政府就博物館簽訂的備忘錄中,第三章第三點提到,「任何一方可以在任何時間以任何理由給予六個月預先通知,以書面終止本備忘錄。本備忘錄一旦終止,雙方均不須向對方負上任何責任。」無論有否公開諮詢,持分者們亦可全身而退。那麼,為何「不保密就不能成事」?林鄭今日的解釋,不但不夠說服力,似乎亦是對真正的保密原因有所隠瞞。

更甚的是,林鄭上月底甫公開故宮館計劃時,被問到為何不作公開諮詢時,並非用同一套說法來解釋。

我希望大家諒解,過程中有這麼多持分者,亦要得到各相關機構的批准,很難在社會作公共諮詢,因為項目涉及中央及有關部委,走(公眾諮詢)這些程序,有任何一方表示不同意,就會產生非常尷尬的局面。

林鄭前後兩次解畫,昨天「怕尷尬」,今天就用另一套不通不順的「擺上枱」論。到底背後是否有不為人知的理由?為何非保密不可?是否因中央下令,林鄭才以「長官意志」凌駕程序?林鄭還欠香港人一個老實的答案。

(撰文:郭予真;圖片來源:)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月6日 下午9: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比23年前大幅退步的「縮骨退保」方案|林兆彬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