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結他森林」背後的凄酸往事

真普聯瀕分裂箍票必失算 假團結兩死因悲劇勢重演

2014-5-10 03:00
字體: A A A

為了爭取2017年的真普選,多個泛民政團合共27名泛民議員,於去年3月21日正式成立真普選聯盟(後來因黃毓民退出人民力量,只餘26名議員)。難得的是,溫和派和激進派都一起參與,當時有不少市民相信,泛民終於不再互相攻擊,真的可以團結起來。

然而,經歷了超過一年的工作,在政府還未公布政改方案之際,真普聯的內部矛盾卻日益加劇,已發展成「口不和、心不和」,甚至在佔中商討日後,更瀕臨分裂。

回顧過去一年,其實真普聯的問題早已浮現。

三軌方案揭真普聯不和

去年7月,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接受訪問時,表示人力是收了北京錢才攻擊該黨。人力主席袁彌明其後堅稱,要求真普聯予以譴責,否則人力將退出真普聯抗議。事件後來不了了之。

及至今年1月,真普聯發表三軌政改方案,一開始鄭宇碩還表明,三軌是一個整體,三者需要並存,「拿開哪個都不是我們的方案」。然而,民主黨翌日卻發聲明強調,「三軌並非綑綁,亦不是缺一不可」。人力當天立即反擊,強烈譴責民主黨,並要求該黨退出真普聯。

在一片紛亂之中,鄭宇碩為團結各派,翌日就立即「轉軚」澄清,重申自己絕對沒有說過「缺一不可」,又表明不會在方案上使用「缺一不可」的字眼。由此可見,真普聯各成員連最基本的統一政改立場都沒有,套用中共話語,就是沒有「統一戰線」,試問團結又從何談起?

終於,到了5月6日的佔中商討日3,因為人力及社民連沒有支持真普聯方案,輪到民主黨感到不滿,更直言大家的互信基礎已經「跌到冇」,並考慮退出真普聯。及至昨天,真普聯因為內部種種不和,加上民主黨疑似「玩嘢」擺空檯,結果鄭宇碩決定無限期延遲籌款晚宴。一個組織的矛盾可以如此劇烈,說得難聽一點,都算是「名存實亡」了。

真普聯箍票目標難達成

問題是,按照《基本法》規定,政改方案需要47位議員贊成就可通過。而既然建制派議員已有43人,減去按慣例不投票的主席曾鈺成後,其實只需5位泛民議員倒戈,政府方案就可「坐定粒六」。但若更悲觀地看,曾鈺成不按慣例強行投票的話,則只需泛民有4人倒戈,即可成事。

而真普聯成立的目的,本來就是想綑綁27名泛民議員,防止有人像2010年政改時突然倒戈。事實上,鄭宇碩去年10月接受專訪時也承認,真普聯的存在是戰略考慮,背後有箍票的意義,「走四票已夠,大家都需要團結」,要團結才有討價還價能力,「泛民就是知道自己弱點,所以才走在一起」。當時他坦言,維繫真普聯團結不是易事,更直言「盡做啦」。

如今看來,當初的目標恐怕根本難以達到。第一,成員的政改立場有明確分別,例如民主黨和人力對政改就有截然不同底線,但卻沒有任何機制處理、懲罰或予以開除;第二,真普聯至今,都並無就大家的投票意向定下硬性規定,即是說,就算有議員臨時倒戈投票贊成政府的方案,甚至幫政府的方案拉票,都不代表真普聯會立即開除他,更遑論任何實質的譴責或懲罰。

更值得留意的是,正當真普聯和佔中行動愈走愈近,而佔中行動又篤定要為公民提名奮然一戰之際,一向不堅持公民提名的民主黨其實相當尷尬。

現時難得出現了人力社記「出軌」的風波,理論上,民主黨實可借勢發難,退出真普聯。如此一來,民主黨就再無共同維護三軌方案的道德責任,日後自行將三軌減至提委會一軌,以至直接投票贊成政府方案,就更無後顧之憂了(順帶一提,民主黨下周將討論是否退出真普聯,巧合的是,下周三民主黨2名議員會與中聯辦張曉明會面。)

民主黨倘退出勢重演悲劇

人力主席袁彌明昨日亦向傳媒表示,真普聯的作用原為約束足以否決政改方案的26票,一旦民主黨6票退出,即變得毫無意義,擔心2010年政改的情況重演,「爛政改方案」也可以通過。

對鄭宇碩來說,如果還想箍票的話,當務之急就是要防止民主黨真的退出。鄭宇碩或許稍為批評人力社記,可令民主黨較易下台,也令該黨堅持退出的急切性減少。但其實,各黨派潛在的不和,卻似乎是不可能化解。真普聯距離分裂,恐怕只是遲早之事。

歷史,彷彿在這裡重演。上世紀四十年代尾、五十年代初,中國的民主黨派就是緣於柏楊筆下的「窩裡鬥」,而輕易被中共逐個擊破。現在,不過是民主黨派故態復萌,中共故技重施,如此而已。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10日 上午3: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52Vision之《明哥諸點》 明哥外訪歸隊,匯報考察獅城情況! 《環球時報》是日奇文共賞,原來中國可以成為宇宙第一大國。 佔中第三次商討日得2500人參加,階段性埋單計數究竟是咪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