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用選轉世靈童之法選特首

「佔中」運動四大期望不達標 階段性總結現失敗危機

2014-5-10 10:00
字體: A A A

「佔領中環」運動完成了第三次的商討日,2500多名的參加者最終選出了三個同樣具公民提名元素的普選方案,然後再於下月22日,由全港市民以電子投票方式選出「終極方案」來,而「佔中」可說已完成「商討期」這個階段性時刻。

不過,當「佔中」選出三個被視為等同激進的公民提名方案開始,即也換來更多口誅筆伐;建制派紛紛民主鬥士「上身」,批判「佔中三人組」邊聲稱爭取「真普選」,但「商討日」卻嚴格篩選參加者,最後更「篩選」出自己屬意的政改方案,直指「佔中」已成為對抗中央的平台,以此脅迫全港大多數市民接納「違法」方案;就連泛民中人也微言四起,例如自己倡議的方案以極低得票「出局」的公民黨湯家驊及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便已先後開了腔。

《852郵報》早前曾分析〈為何「佔中」三方案不是「篩選」? 全民公投實為「簽名運動」〉,而如果再進一步去審視「佔中」至今的成果,究竟「佔中」是否已經達標?跟「佔中」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教授所一直倡議的運動理念,又是否出現落差?

戴耀廷曾冀以佔中整合泛民

時間返回去年1月16日,戴耀廷在《信報》的專欄中發表題為〈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的文章,為佔中運動拉起戰幔。他在文中,提出要準備佔領中環這個「殺傷力」更大的武器來爭取香港落實真普選,同時提出八個原則,包括參加人數要有一萬人以上、非暴力、佔領行動必須持續、承擔罪責和事先張揚等,文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引來極大的迴響,甚至連他本人也始料不及。

同月底,他發表第二篇佔中系列的文章〈非暴力公民抗命「佔領中環」〉,更詳細解釋自己提出的理念,更形容整個行動是一場博弈,而結果是令大家都不能再迴避香港民主憲政轉型的問題。

2月6日,戴耀廷第三篇的佔中文章刊登,焦點轉向〈泛民兩翼統合爭真普選〉,並在文中如此說:

「泛民主派在下一次政改要實現真普選,必須面對一個非常艱難的局面;而泛民根本沒有本錢再去搞分裂了。「為令泛民主派可以跳出現有的內部困境,我提議溫和派和激進派可重新整合,成為「民主理性激進派」。這並非要泛民各個政黨合併為一個大政黨,而是大家要在理念和情感上再次統合起來,在此基礎上共同商議實現真普選的策略。「因此,我深切盼望真心追求民主憲政的泛民朋友,請把過去的恩恩怨怨放下,一笑泯恩仇,重新攜手,共同起步。」

1

「商討日」旨在重塑香港民主政治文化

同月底,戴耀廷談及「商討日」的概念,提出要藉在運動中加入商討(deliberation)的成分,重塑香港的民主政治文化,更形容這是「佔中」對香港現有的政治文化的最大衝擊,但惟有這樣,才能突破香港現有的政治困局,「『商討日』對香港政治文化帶來的衝擊,不單令泛民主派內部再次凝聚起來,得出在泛民主派內部具有公信力的共識方案,突破過去因紛爭而造成的嫌隙;它更可以向建制派、北京政府以至所有港人展示,在香港實行真正的民主憲政制度,不會帶來暴民政治或民粹主義,而是一個可讓不同意見的人,在公平的制度和程序下,能相互包容不同意見的制度。」

他其後再解釋「佔中」為何能產生賦權(empowerment)作用,原因是這個社會運動的政治能量來自四個元素的相乘,包括人數、代價、計劃及陽光。簡而言之,是「佔中」至第三次商討日時,已可以凝聚最少一萬名或以上的參加者,而整個過程包括商討、決議等,皆要有透明度,才能令整個行動認受性增加,把政治能量進一步放大。而戴耀廷更同時表明,特別希望40歲或以上人士參加,希望藉一眾在香港成長的中年市民,為下一代爭取普選付出代價,甚至期望參與者「找10個朋友家人商討『佔中』」,至於18歲或以下人士,他就盡力呼籲不要參與違法行為,建議可選擇參與支援角色。

參加商討人數只達期望四分一

階段性「埋單」計數,戴耀廷當天的願意,是否能理想達到?

先說人數,以周二當日最終只得2500多人參與來總結,只是一萬人目標的四分之一,恐怕是難言達標吧!更何況,本來期望的一萬人,是都已承諾會參與佔中公民抗命的,但現時這2500多人,在意向書中,不乏只表態支持佔中運動理念,卻不會作違法行為的,而如果整個運動是希望藉長時間計劃及三次的商討來凝聚與感召公民參加,現時的效果,恐怕只能以強差人意來形容。

至於團結泛民,既然戴耀廷也曾表明,希望可藉運動把各走極端的泛民兩翼統合,不再淪為分裂局面,但觀乎現時的客觀效果,似乎是未竟全功。

事實上,泛民的光譜由溫和至極端,以從不掩飾希望透過談判爭取普選的民協為例,雖然馮檢基曾在運動之初,曾稱不排除會棄溫和而參與佔中抗爭,但過去一年,又曾幾何時有放棄過對話與讓步?又或民主黨,當中聯辦作出邀約見面,縱使過去見面的經驗已「沒有迴響」,但就仍是對跟中聯辦見面傾談「念念不忘」。

14la5p1

團結泛民願景徹底落空

既然泛民的光譜也甚廣,但現時獲選的三個方案,卻未能體現如此的情況,以至有泛民中人不諱言現時的方案「不代表我」,卻似乎無視佔中的理念,正是透過多次的商討及最終的投票,來體現民主方式──彼此充分認識對方的倡議方案,然後以民主方式選出,最終少數服從多數,但現時出現的局面,不單有「輸打贏要」,更是把整場運動曾經予以認同的理念拋諸腦後。

更何況,就連周五的《明報》社評,也提出〈鴿派應與鷹派分道揚鑣 消除逼登激進戰車險境〉,呼籲泛民溫和派應與激進勢力切割。如此來衡量,當天戴耀廷期望重新整合泛民之願景似已徹底落空,反而更把雙方推向更對立的位置。

而戴耀廷還有的期望,包括由中年人主導佔中運動,以及利用「商討日」的概念,重塑香港的民主政治文化,都似乎一樣是事倍功半。而四個「期望」現時都未能達標,直接影響的,是下月的電子投票的參與人數。由於有關人數跟公民授權的力度掛鉤,足以影響向政府提交方案的公信力,若然因如此種種的不利因素而令公投人數未如理想,屆時佔領行動便會出師無名,也猶如令運動瓦解。

學者:人數有落差 達標也不難

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學部副教授成名就分析,暫時佔中運動的參與人數確跟目標有落差,但最終有幾多人參與佔中,現時仍難以估計,「有人會去佔,但佢唔一定要去參與商討,因為可能佢認為自己已對民主有認知,也清楚自己支持的方案,我身邊也不乏留意香港民主、政治,也會去佔中的專業人士,但他們都沒有參與商討的。」

他認為,就算有人沒有參與商討而直接佔中,都未必會影響整場的運動,而現時社會民怨一直累積,故由2500人倍增至5000人,其實難度不高。至於是否可以達標一萬人,則較難評估,但關鍵將會是行動時間的掌握,「事實上佔中運動不是一場公民教育,最重要仍是利用佔中這手段來爭取民主,所以重點仍是佔中。」

至於下月的電子投票的人數指標,成名指投票人數會受不同因素影響,例如技術原因,又或有黑客的破壞,「就算投票率低,唔可以話係因為現時三個方案揀無可揀」。不過,他同時認為,如果最終參與公投的人數不高,確會令運動的認同性降低。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香港電台、網上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10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搖尾不一定乞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