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跑馬仔】屬下部門閉門研討會講「八大願景」 林鄭傳下午見官後正式宣布辭職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我的腸痛恨你的肺|陳頌紅網誌

2017-1-12 14:00
字體: A A A

年前出軌的導演,最後能不能夠得到老婆的原諒,重拾舊好──即使這種「舊好」,肯定會有裂痕。將來有任何風吹草動,也許他老婆都會異常敏感,杯弓蛇影。

可惜導演太太不是厄瓜多爾人。原來,根據法國斯特拉斯堡大學人類學及社會學家大衛.勒布雷東的著作《日常激情》(David Le Breton, “Les Passions Ordinaires”),厄瓜多爾有一個很特別的傳統:如果太太懷疑丈夫對自己不忠,她會把乾掉的血塊(咳咳,沒詳細說明血塊是來自動物,抑或是女性每月的「定期支出」),摻進丈夫的食物裡面。目的是要把自己的憂慮哀傷,一一透過血塊傳給丈夫,讓他切切實實地感受到她正在感受的一切,這樣,他才會明白她的痛苦。

當丈夫了解到太太的憂傷,他就要為她治療。最佳治療方法,不是多點陪伴她、愛護她,也不是承諾以後不見小三,而是把石頭磨成粉,讓太太服下。那麼,太太的心臟就會強壯如石頭,不再感到悲哀(可能已變成鐵石心腸)。

除了厄瓜多爾人,還有其他民族,都有很不一樣的情感表達方法。例如馬來西亞的奇旺族人,當他們感到高興,心情很不錯的時候,他們會說:「我的肝很好。」當他們感到羞愧的時候,就會說:「我的肝完全縮小了。」無論開心不開心,都關肝事,是最理想護肝產品代言人。

菲律賓伊隆高特人,最重視心臟,因為心臟是靈魂中心。當他們感到憤怒時,認定是遭到火星噴濺心臟,才令他們怒不可遏。

至於大溪地土著毛利人,則認為身體不同器官,代表著不同情感,而且總喜歡以器官去代替自己說話。例如當他們很憤怒,不會直接說「我很生氣」,而是說「我的腸非常生氣!」據說官恩娜是大溪地人,不知道當年她跟「唔唱K」分手時,有沒有指著他罵「我的腸討厭你的肺,我的肝也會一輩子恨你的前列腺」之類的說話。如果有,這樣的分手,肯定叫對方一世難忘,或者,加倍內疚。

(圖片來源:Yahoo TV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1月12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鄭點解強調自己唔係社會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