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平網誌│說同志,還是說基佬?

莫紫瑩

-火箭升空奇遇記

游清源曾說:「火箭人如其名,有火有箭,不時燒傷戳傷同事。不過,她最強的強項是『娃娃看天下』,老奸奸言、巨滑滑舌都逃不過她的童眼」。「火箭升空奇遇記」其實只是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記者,如何看這個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世界。既然有平台,我就不會畏言,與大家分享工作點滴。網誌個人色彩很濃,那些想看時事評論,卻又不屑記者「賣弄」感情的讀者們,煩請移玉步至其他版面。

莫紫瑩網誌│本來,我不是新聞系學生

2013-12-28 22:00
字體: A A A

相中這條掛在畢業袍的黃色色帶,確實得來不易。有讀者說我入到《信報》是靠爭取,但在我的人生中,真正扭轉命運的一次爭取,其實是轉系。

由於高考考得不算太好,又不知道JUPAS這東西是怎樣玩,最後入到A3 choice的浸大人文學課程(Humanities)(那時驚到Band A一個新聞系都不敢放)。不是說人文學不好,但我只能當是興趣。

最後,從我知道結果的那一刻,我已訂下目標:我!要!轉!系!

那一年我很努力讀書,GPA當然很不錯,到填寫轉系申請表前的GPA還過3.4。雖然沒有「爆4」,但轉系申請書寫明,只要GPA過3,就是合資格申請轉系,有關學系會安排面試,云云,因此我也「坐定笠六」等面試。

誰知,等下一個月,等下又一個月,到6月時,連一個通知面試的電話都沒有。

那時我開始慌,於是打去問新聞系的秘書。誰知一問之下,她回答指:「我哋收咗轉系生架喇,冇位架喇喎。」吓?收了?我連面試都沒有呀,學校的申請書不是說夠GPA就能面試嗎?秘書然後又說,因為我的GPA不夠另一個人高,云云。後來我不甘心,打給學系的老師教授們,不過有的說不清楚情況,有的說不是他負責,最後,沒有一個人能給我答案。

那一天,我一直猶豫應否放棄,此時幸得一位好朋友鼓勵,又說要幫我寫email質問新聞系,云云。但由於這位朋友是用英文諗嘢,中文的信,最後當然是由自己執筆。

對,我最後選擇用自己最擅長的文字,爭取我轉系的最後機會。在信中,我表明自己是符合轉系要求,亦認為在符合轉系要求下,學生未被安排面試並不合理,在信的最後,我亦強調只要求爭取一個面試機會,因為我覺得,只要可以面試,就能有多於零的成功機會,然後把信寄給中文新聞系的數名老師。

果然,奇蹟來了。第二天早上九時多,我突然收到中文新聞系講師黃天賜的電話,說收到我的email,接着又在電話中問我為何一定要轉系,為何要是中文新聞系等等,又問我,為何要爭取一個面試機會,因為面試完亦不代表什麼。我記得我那時大約這樣回答他:「面試係一個機會,如果你哋見咗我真係覺得我唔掂,咁我唔會後悔,如果見都唔見就reject我,我真係唔甘心。」最後,黃天賜叫我即日去面試。

那天下午,其實黃天賜也是跟我閒聊,問問我怎樣看政改,問問我對泛民建制的看法,等等。最後,他表明就算面試了,仍要交由當時的系主任黃煜處理,他不能保證什麼。我離開前他還問我,如果轉系失敗會怎樣,我答他:「咁我下年會再試,每年都申請」。

在謝過黃天賜給予面試機會後,我便離開了。在我快要行到九龍塘地鐵站的時候,黃天賜打來表示要我見系主任。嘩,我在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下「狗衝」返去,系主任問了很多問題,亦翻了翻我的成績表,以及我在那一年讀有關新聞課程的作品。看完問完,系主任又問黃天賜意見,然後又想了一會兒,就說:「好吧,你努力讀書」,又說了類似要做個好記者的說話。然後!最關鍵的時候來了!系主任在我面前,在我的申請書上簽上他的名字,正式批准收我為新聞系學生,然後跟我握手,歡迎我加入新聞系!

我,終於夢想成真了!

現在回想,如果我當天沒有鼓起勇氣寫信,如果我當天不據理力爭,如果我就這樣放棄了,如果我沒有爭取多於零的機會,就沒有今天的我。不過,就算我當天失敗,我仍然會用其他途徑實現自己的目標。可能要走的路更多更迂迴,但是,「古語有云」:做人如果無夢想,同條鹹魚有咩分別?爭取過,才不會令自己後悔。最後,我當然要謝謝當天收我入新聞系的系主任,和給予我面試機會的黃天賜。(莫紫瑩)

(對不起,真的很長氣,但我真的想為自己留一些完整的紀錄。下次我會寫一些短而輕鬆的話題的!至於張相…擺明是用來呃下like,哈哈!)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3年12月28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點評:內地豪客效應漸失 冬日美食節銷情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