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游清源網誌│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瑞比首相未接見 梁特自損「次主權」?

2014-5-13 04:07
字體: A A A

行政長官梁振英星期六(5月10日)晚啟程,前往瑞典及比利時訪問。他啟程前在赤鱲角會見香港記者時,自行包裝今次歐洲兩國之行的重點:到斯德哥爾摩是為了解當地的創新和科技的事業發展;而到布魯塞爾,則主要是與當地的金融和工商界人士會面。

聲東,自然是為了擊西。梁振英特別提到要了解斯德哥爾摩的創新和科技,更特別拉扯到特區政府倡議成立創新及科技局,只恐怕是在無意間有意地「修飾」一下他此行所獲的「待遇」:據特區政府的公布,梁振英出訪兩國首都所會見的官員名單,都不包括兩國首相!

梁振英星期六晚從赤鱲角啟程,考慮到時差,應該在歐洲中部夏令時間(CEST)星期日上午或中午已經抵埗。即使考慮到歐洲人不會在星期日辦公,星期一亦應有公開活動,惟直至到香港時間星期二凌晨,仍未見特區政府有任何公布。因此,梁振英在兩國的行程,至今都只得上星期一下午的新聞稿。

據特區政府上星期一的新聞稿,梁振英會在在斯德哥爾摩與瑞典財相、訊息技術與能源大臣、斯德哥爾摩市長,以及瑞典國家銀行(Sveriges Riksbank)行長會面。而在星期三轉抵布魯塞爾後,則會拜訪比利時國王菲利普【註1】,以及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及歐洲理事會主席范龍佩會面【註2】。

換句話說,若按照特區政府的新聞稿,一向強調務實的梁振英,竟並未獲安排與兩國首相(亦即兩國的政府首長)作任何正式會面。其中比利時,新聞稿更沒有提及梁振英已安排與任何內閣成員作正式會面。

梁振英雖不時強調,外交和「內交」他都同樣重視。但由2012年7月上任至今近22個半月,連同今次訪歐之行,他到中國以外的地方其他國家的官式出訪,都只得3次。

去年6月,他到訪美國卻只到紐約,自然未有與美國聯邦政府任何部長級官員會面,而紐約市長彭博亦僅路過其下榻的酒店跟他短暫會面。

去年10月,梁振英出訪印尼峇里出席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領導人會議【註3】,期間安排與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會面,卻在到場及座位安排上被阿基諾三世矮化,而且更無法爭取得到阿基諾三世就2010年的馬尼拉人質事件作任何道歉。

相比之下,特區的司、局長外訪,經常都能與當地的政府首長或閣員會面。例如,去年8月,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訪問新加坡曾與總理李顯龍會面。2012年11月,林鄭月娥訪問英國期間,則曾與財相歐思邦會面。

即使是商經局局長蘇錦樑,去年5月訪問比利時,亦獲副首相兼外交和對外貿易大臣設宴款待,去年8月訪問紐西蘭,則獲與副總理兼財相會面。

梁振英去年訪美之後,為香港首開政府首長外訪而不與外國政府首長或閣員會面的首例。且看今次梁振英訪問瑞、比兩國的安排,會否為香港對外交往定下新標準。等到梁振英離任之日,香港的國際空間和在國際社會中的身份(international personality)、「次主權」,又會剩下多少?


 
註1:比利時為君主立憲制國家,國王為虛位元首,行政實權在國會各黨派籌組的內閣及推舉之首相。
 
註2:布魯塞爾除是比利時首都,亦為歐盟行政中心所在。
 
註3:2012年9月APEC在俄羅斯海參崴(符拉迪沃斯托克)舉行的領導人會議,原先是梁振英上任後的首次外訪,惟他臨時取消行程,由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代表出席。

(記者:李文傑|編輯:游清源)
(原圖為政府新聞處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13日 上午4:0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仔日記∣陳太為何忽然再成搶手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