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康瑞批港人「自滿」 圖替梁振英解困

誓把仇人一劈開二

2014-1-8 18:48
字體: A A A

花是櫻花,人是武士!

被譽為重振「大和魂」的日劇《半澤直樹》之所以吸引到六千多萬日本人追看,以至與安倍晉三的「日本回來了」相提並論,其中一個主要原因,相信就是重拾日本人久違了的「尚武精神」。再簡單一點說,就是重振「武士道精神」。由此路進,《半澤直樹》的男主角半澤直樹是劍道高手,絕非純屬巧合的人物設定。

關於劍道,七個月零三日前,我在這裏談《一代宗師》時曾經如是說:「劍道人生的第一步是『禮』,意思是克己,惟有克己,才能復禮;第二步是『守.破.離』,『守』是無我模仿,『破』是斷我求變,『離』是忘我歸真;第三步是『磨心』,磨去傲慢之心;而第四步,也就是最後一步,則是『勇』,勇者無懼,惟有真正的勇者才會真正的體認到,劍士最終面對的,不是強大的對手,而是一己內心的恐懼,戰勝內心的恐懼,才是真正的勝利,所謂的『狹路相逢,勇者勝』,應作如是觀。」

半澤到了後期,可謂「勇」矣。而他能夠成為「勇者」,則緣於他是「復仇者」。

《半澤直樹》是個復仇故事,半澤既為被銀行逼死的父親報仇,更為廣大的被銀行迫害的人報仇,這就令我想起「中國研究日本第一人」戴季陶。

戴季陶在《日本論》中指出,武士道的精華可體現於兩件事,「一件是『仇討』,一件是『切腹』。『仇討』是殺人,『切腹』是自殺」。而他特別欣賞「助大刀」。他道:「完全和復仇事件沒有利害關係的人,也往往有幫他人復仇的,日本話叫做『助大刀』……武士道的精神,我以為在這『助大刀』上面,確實看得出許多正義的精神,比『復仇』本身,道德的意義還是多一點。」

戴氏強調,「日本人的風氣和中國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日本人在任何方面,都沒有中國晉朝人清談而不負責、六朝人軟弱頹喪的墮落毛病。連最消極的『浮世派文學藝術』當中,都含着不少殺伐氣。」明乎此,相信連看慣師奶劇的港人都會接受,飾演半澤的堺雅人演得那麼咬牙切齒,幾乎要把仇人一劈開二。因為,他其實是「後現代武士」。

〔游清源:半澤直樹.2〕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8日 下午6:4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一個不介意被出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