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的一百倍還是零

如果你有一個這樣的老婆

2014-1-8 18:54
字體: A A A

真男人是怎樣煉成的?

看過日本神劇《半澤直樹》你就會知道。

《半》劇沒有什麼女角,佔戲份最重的是半澤直樹的老婆半澤花(上戶彩飾),她是一個傻兮兮的女子,每晚聽到老公說「我回來了」,就會跑出來向着他傻笑,然後捶打他的胸膛,有時甚至會用手掌按着他的頭頂,總之用盡一切方法令半澤直樹放輕鬆。

表面上,半澤花這個角色好像可有可無,卻其實發揮着很重要的「療傷作用」。這方面,在《半》劇最終回的時候,可謂正好推上高峰。

話說半澤直樹與東京中央銀行的常務董事大和田曉苦鬥,很大可能會被調離總行,去附屬公司當閒職。此時,半澤花就紅着眼睛對着半澤直樹說:「你跟我說過,你想改變銀行,我非常感動,也想要支持你。我……我很尊敬作為一個男人的你……所以啊,就算這麼輸了,就輸吧……對你來說,銀行在你心裏可能會這麼大(張開雙手構成一個大圓圈),但是從整個世間看,就這麼小(收回雙手,用手掌構成一個小圓圈)。如果被調職了,正好從不同的角度審視銀行啊!就當是為了改變銀行而積累的經驗,不是挺好嗎?」她說到這裏,即笑罵老公:「要是怕被調職,怎麼當得了銀行員呀?……要一鼓作氣,打倒大和田!……要一鼓作氣,打倒大和田啊!」還邊說邊捶打他的胸膛。結果,半澤直樹噙着淚水,向她展現一個輕於鴻毛的微笑,然後作出一個重於泰山的點頭。

於是我又想起「中國研究日本第一人」戴季陶說過:「(日本)女子對於男子絕對服從的對面,是男子對於女子的絕對保護……具備威嚴的保護愛和具備同情的體諒愛在很巧妙的組織下面調和着。」

當然,作為香港男人,自會對戴氏其後的引申更感窩心。他道:「日本女子對於她的丈夫,的確可以安慰他、同情他,使在社會上吃一整天苦惱的男子由一夜的安慰而消除他的疲倦的精神。中國男子很普遍的家庭苦,在日本社會是絕不經見的。」

如果你也有一個這樣的老婆,你就任何困難都敢面對……告訴你吧:我有!

〔游清源:半澤直樹.3〕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8日 下午6:5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羅康瑞批港人「自滿」 圖替梁振英解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