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月某日,我去了尋找利東街的公共空間……│皇甫清

鍾劍華

-發牙痕

從事大學教育及研究工作。主要業務範圍社會政策教研之外,好作塘邊鶴。無意撩是鬥非,難免招風惹雨。難免有偏見,偶然有心得。交流分享,思想激盪,賞心樂事。

他/她們的遭遇,我們的記憶與見證…|鍾劍華網誌

2016-2-10 23:15
字體: A A A

想起了幾句歌詞:
Yes,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Yes, and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在扭曲人性的制度下,
有時根本就不尊重人,
甚至不當人是人。

想起劉曉波,想起李旺陽,
也想起了被覊押17個月後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的李春富…
想起那一批被拘押的維權律師。

想起了很多我不知道是誰,
但我知道他們存在過或仍然在蒙難的更多人,
還有很多很多…

扭曲人性的制度長期存在;
把持這制度的「人」繼續以發展之名濫權;
操弄著制度的「人」繼續以穩定之名作惡;
被制度眷養着的官僚繼續橫行;
在制度中尋租的人繼續打邊鼓,繼續唱好;
對制度自以為無能為力的普通人繼續冷漠;
被制度馴化了的人繼續視而不見。

然後,整個社會的價值漸被扭曲,
體制把人異化,把人人都異化;
被異化了的人,以為這就是最好的制度。

所謂發展、所謂富強,
所謂中國夢,所謂大國崛起,所謂民族復興…
越來越令人覺得只不外如是…

有些「人」可以長期作惡,
前提是更多普通人的冷漠及視而不見。

在制度面前,我們都可能無能為力,
但不可以任由制度把我們異化馴化。
不能漠不關心,不能視而不見。

人人由自己做起:
起碼可以發聲,可以把罪惡揭發傳揚,
首先要記在心上,都要拒絕遺忘。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2月10日 下午11: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旺角「騷亂」】被捕港大生稱被脫光搜身 警涉兩違《警察通例》│皇甫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