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首跑馬仔】田飛龍再有文章反證曾俊華有北京「內線」?|丘偉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不老的證明|陳頌紅網誌

2017-3-3 14:00
字體: A A A

人老了,更加傾向在生活中找點蛛絲馬跡,證明自己其實不老。

住所旁邊有一條又長又陡峭的樓梯,可以直上後山山坡。有一天早上,我忽然有興致做點運動,便決定走上那條樓梯。誰知道一鼓作氣走了幾十級,已經開始腳軟兼喘氣,惟有站在一旁,叉著腰歇息。這時候,一個老伯伯經過我面前,他笑著說:「後生女,這麼快就沒力氣了?我八十二歲了,每天來回這樓梯三趟,從來不用中途休息,看來你的體能還比不上伯伯我。」我向他豎起大拇指,再加一句:「伯伯真了不起!不過看樣子你頂多比我大十年八載,怎會是八十二歲?你報大數。」逗得他笑出一個腰果嘴。

好吧!我是哄伯伯開心,不過對於上了年紀的人來說,只要找到一點證明自己依然年輕的根據,都一定樂上半天。就像前陣子我在美容院一部儀器上,做了一個什麼脂肪比例測試,結果說我的實際體質是二十五歲。後來又在電腦上做了一個記憶力測試,得出「腦齡為二十八歲」的成績。我極度雀躍之餘,更對現代機器的誠實和完美判斷力,讚賞不己。

最近,美國杜克大學醫學院副教授Elizabeth Cirulli又有新發現,她指出,愈年輕的人,愈容易被他人,或者文字、圖片而傳染打呵欠。啊──呵──唉!你看,看到了嗎?我才寫到這裡,又立刻打了三個大呵欠。根據PLOS ONE期刊,Cirulli首先請三百二十八個不同年紀的健康成年人,進行認知和同理心測驗,再調查他們的精力及睡意,之後要求他們觀看三分鐘其他人打呵欠的片段。

結果發現,二百二十二人,在觀看片段時,至少打了一次呵欠,而年紀愈輕,打呵欠次數愈多,相反,年紀愈大,被傳染打呵欠的百分比就愈低。這一個連帶關係,比以往不少研究指,被傳染打呵欠是跟同理心有關,似乎更為明顯。至於原因,卻依然是一個謎。

呵──唉!呵──唉!我又打了好幾個呵欠。再一次有鐵一般的科學證明,我的青春少艾時,其實真的不是過了很久。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3月3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特首跑馬仔】曾俊華宣布會全港巡迴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