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武警張旭東:我不是劊子手嗎?不,你是。儘管你沒有開槍、沒有動手,但是你為劊子手壯大了聲勢,那你就永遠擺脫不了這個罪。

十問個為什麼──方國珊

2014-5-18 16:19
字體: A A A

如果梁國雄是新界東票王。那麼,單靠集中地區工作,就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得到大部分將軍澳市民支持,幾乎可以晉身立法會的方國珊,說她是「將軍澳票后」,亦不為過。

為了民生,她可以去得比不少泛民更盡。單是將軍澳堆填區擴建,她就試過因為要帶居民入內見黃錦星,比許智峯還要早就被區議會趕出會議室。為了堆填區,她更絕食,「衝擊」立法會,大聲疾呼。根據一般香港人的標準,方國珊「肯肯定」是「激進」。

喜歡她的人,認為她將民生無小事推到極致。泛民的馮檢基,據說非常欣賞方國珊,最近更跟她在同一批宣傳橫額一齊現身;即使是他的「舊大佬」田北俊,在立法會選舉後都讚佢「叻女」。

然而,懷疑她的人,卻認為她太謹小慎微,甚至可能是「隱形左派」,因此在政治議題上噤若寒蟬,始終難登大雅之堂。更有趣的是,一眾選區在將軍澳的西貢區議員,不論「左右紅藍綠」,都一致認為方國珊做事「無所不用其極」,曾發聯合聲明譴責她非法籌款。「高登男神」范國威,更曾在電台節目中,一下便認出罵他的人正是方國珊的議員助理。

既然她如此「惹火」,今個星期我哋就找來方國珊講兩句!

十問個為什麼──方國珊
1從政之前,妳曾經是一個演員。為什麼妳不繼續演藝事業,而走上從政之路?
很慶幸在我當演員的三年期間,擔任過一些經典角色,亦感謝當年電視台給予我機會。但我深明自己的不足,當電視台花旦也不能長久,因此決定出國讀書去提升自己,回港後亦計劃不再參與演藝事業,全心從商及在專業範疇上發展。從商期間我遇到張人龍先生,他教曉我很多,亦開始從事社區活動。當初,在一知半解、滿腔熱誠下走上了從政之路,今天卻發現政治這條路只會愈走愈深、愈走愈遠,對社會及市民的承擔也只會愈來愈多。
2為了堆填區問題,妳曾經下跪、絕食,甚至帶領居民走入立法會。為什麼妳那麼「激進」?
自成為議員後,無數居民向我反映堆填區問題。有一次,更有上班一族半夜致電我哭訴堆填區臭到佢醒。多年的切身感受,令我深明堆填區對附近居民的滋擾實在太大,更影響居民的健康,激發起我作為議員的使命。很多市民花一生積蓄去置業,只求與家人生活在健康舒適的居住環境,但政府在堆填區飽和年期上不斷推遲,現在更說要擴建,對市民呃完又呃,難道你認為在香港置業後搬家這麼容易嗎?多年來,我文鬥試過、武鬥又做過。但愈是抗爭,愈感受到現實的殘酷,政府的無能、官員的無視、議員的出賣,在被逼的情況下,我和居民的抗爭也只好升溫,盡能力去喚醒社會及政府的關注,守衛家園,但求無愧於心。
3雖然你們已經正在努力抗爭,但政府卻似乎始終無動於衷。你認為為什麼政府會無視妳們的訴求?
這政府沒有遠見,建制派盲目保皇也縱容了政府,使政府只想在立法會裡數夠票就行。本身是城市規劃的錯,只要肯承認及改過便行,但由於政治角力,本身不是屬西貢將軍澳區的立法會議員,如新界西田北辰、港島鍾樹根等,硬要用綑綁方式去處理擴建堆填區,更有人出口術抹黑當區居民。只能說「針唔拮到肉唔知痛」,這班人完全不知民間疾苦。全世界的城市規劃,當政府一確立某地方附近發展住宅的話,周邊便關閉堆填區,如麗港城附近的晒草灣、寶琳北路的馬游塘,將軍澳也應該要公義公正處理。唯今天政府為了履行多年來的任務盲目企硬,拒絕一切其他方案,對此感到極度遺撼。關閉堆填區的使命仍需努力,但我們努力的抗爭也不會白費,起碼給予了政府壓力,迫使他們要實行一系列減廢回收及堆填區問題的改善措施。
4為什麼妳在退出自由黨後,不再加入其他政黨?
當初自由黨與我的理念背道而馳,加上該黨過份側重有錢人及大財團,所以我決定退黨。我有中小企營商經驗及背景,熟悉經濟及工程,關注基層小康、中小企的民生,但香港缺乏這類型的政黨,即使有但政治上都是盲目支持政府的。事實上,香港政黨的左右分界很模糊,一般只會被劃分為「建制派」和「泛民主派」,但沒有中間派系。我不想想被政黨定型,束縛羈絆,所以我獨立不群黨,亦另籌一個非政黨的民生智庫組織-專業動力,召集一群志趣相投的專業人士為社會服務,做好地區工作。
5上次立法會選舉,妳能躋身第十僅敗固然讓不少人另眼相看。然而,為什麼妳在將軍澳以外的票數好像不高?
作為一個獨立侯選人,我的資源實在不能和政治團體及現任立法會議員相比,為了資源能更有效地服務市民,我會先集中做好西貢及將軍澳的地區工作。另外,我亦有別於其他候選人只集中政治議題,我比較關注民生的工作。在將來的日子裡,我會加強在環保政策,特別在全港空氣質素問題上,以及從「三堆一爐」帶出的廢物管理問題。另一方面,全港的交通、規劃、婦女議題等也是我工作的重點。我資源少,人力上做不到那麼多,但仍感謝在上屆立法選舉的票數在將軍澳算得上是票后,我會做得更好,感謝市民對我的厚望。
6有人說,妳關注的議題都很「細藝」,所以只適合做區議員。為什麼你認為自己能勝任立法會議員?
首先,我不認我所關注的都是「細藝」。我的優點是積極在民生議題上發聲,而當今的立法會議員及公眾焦點往往只集中在政治議題,民生容易被受忽視。舉例,立法會審議的工程有很多合約標書,這不是公眾或傳媒的焦點,因此很多立法會議員都會睇漏眼。我關注的議題包括交通、工程、城市規劃、環保、空氣質素、醫療等。在交通上,我一直關注在如何妥善連繫區與區之間的跨區交通,例如建立北港島線、北環線,或設立大型巴士轉乘站,做好疏導分流的交通網絡。在規劃上,我一直督促政府建立綠色城市規劃,並在社區設置市政大樓及保留特色店舖,以平衡市民的生活模式。在環保政策上,除了落實資助綠色工種外,我亦要求政府需規範發展商回收建議垃圾,以至政府、港鐵等大機構帶頭使用回收物料起樓等等。

我認為民生無「細藝」與否。如能勝任立法會議員,我會在民生議題上不斷鞭策政府,平衡現時側重政治的立法會。

7妳認為將軍澳居民反對興建堆填區是否純粹出於「鄰避效應」?為什麼?
不認同,因為居民都是為健康著想而反對,而且這鄰避效應影響到過百萬香港市民(包括西貢、將軍澳、港島東)。將軍澳為香港整體利益,已肩起處理全港垃圾三十多年的責任,區內居民普遍都十分重視減廢回收,但今天政府一再反口又要「擴建」。政府常以香港為國際大都會沾沾自喜,事實上香港的環保回收、固體廢物處理非常落後,數屆的政府亦蹉跎了很多年。我敢肯定,如「三堆一爐」被輕易在立法會數夠票便通過,政府一定會把「回收減廢」繼續磋陀落去,到時保皇黨一定要為此負上責任。因此,居民反對不單不是「鄰避效應」,更是為了百萬居民健康環境、以及全港回收減廢政策走得更前等「大局著想」,才不惜代價繼續抗爭下去。
8為什麼妳在將軍澳好像很受歡迎?
可能是因為我事事由心為市民出發,也很勤力落區。由做議員起,我天天在西貢將軍澳地區上工作,絕不似有些議員選舉期時才做事。即使在08年時曾幫自由黨參選立法會落敗,但我仍沒有離開社區,堅守崗位,用工作去感動居民,我相信西貢及將軍澳居民有目共睹。
9為什麼妳對於政改、六四等政治議題,好像較少發聲?
在政治議題上,我的態度絕對是民主開明。我支持平反六四,也支持沒篩選、不設候選人數目上限的特首選舉。但老實說,在香港每天為這些政治議題發聲的民主鬥士多的是,有爭取多年的泛民大哥大、也有積極學運的後起之秀。大家都知道,公眾或傳媒往往聚焦在政治議題,加上香港人才多的是,我不擔心香港的民主運動沒有人帶領。我的強項是民生項目,但我也認同民生是建基於一套民主、公平、公義的制度,因此凡事公義的,我都會支持。
102012年接受訪問時,妳說過「女人有表現有能力,會讓人覺得麻煩」。為什麼妳認為「女人」這個身份,會「特別麻煩」?
在我的角度來看,香港仍有不少男士都心裡有男尊女卑的看法,例如會先入為主,覺得女人麻煩、情緒化等。當女性表現比男士出眾、強悍時,有的男士的自卑心態會表露無遺,這是我在我的工作環境(區議會)上切身感受到的。事實上,香港仍存不少傳統的保守派、甚至很多所謂的民主派依然帶著這有色眼鏡。因此,關注女性權益也是我將來日子的工作重點。

*因排版需要,部分圖片經過剪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18日 下午4:1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阿仙奴馬體會奪標 揭開英格蘭贏今年世界盃驚世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