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選舉盡顯制度之不義|鍾劍華網誌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更大的牢籠,依然是牢籠|陳頌紅網誌

2017-3-28 14:00
字體: A A A

從前,在一個動物園裡面,住了一隻獅子。牠終日悶悶不樂,食量愈來愈少。管理員很擔心,便問獅子:「是否不喜歡我們為你準備的肉?不如告訴我,你想吃什麼吧!」獅子搖搖頭,看看四周,哀傷地道:「不,只是這地方太小了。」管理員跟動物園負責人商量之後,決定把獅子搬去一個大一倍的籠子。第一、二天,獅子還肯在籠裡面走走,但之後,又再不吃不喝。管理員問獅子:「還是嫌地方太小?」獅子點點頭,「太小了。」如是者,獅子住的地方愈來愈大,還有人工製造的山丘樹林,但牠的抑鬱厭食症,始終沒有好轉。

最後,管理員把獅子送到一個野生動物園。過了一段日子,他去探望獅子,發現獅子仍然鬱鬱寡歡。他有點不滿:「這裡已經比之前你住的籠子大許多許多,你可以自由奔跑,無拘無束,你應該知足。」獅子看看管理員,「你認為我真的自由自在、無拘無束嗎?我的鄰居、同伴,全是動物園安排的,我的膳食,全是動物園員工在指定時刻扔在附近的。動物園外圍全是電欄,我根本走不出去。」牠仰天長嘆,「更大的牢籠,依然是牢籠。」管理員覺得獅子無理取鬧,「你只是我們抓回來的一頭獵物,永遠不可能有自由。如果你不知足,得寸進尺,我會把你帶回去最初住的牢籠,收回你僅有的自由。」獅子沉默了幾秒,突然撲上去咬死了管理員。牠舔一舔嘴上的血,「這樣做,我還覺得自己仍像一頭萬獸之王。」

數年前,丹麥建築師Bjarke Ingels計劃在丹麥建造一個三百英畝的無牢籠動物園,為各種動物度身訂做牠們所屬的生態系統,而最特別的是,遊客只會在動物完全看不見他們的地方參觀。例如,在一個竹筒形的屏幕欣賞熊貓,在挖空的山裡面觀看老虎獵食。總之以完全不騷擾動物為原則,只是在牠們不察覺的隱蔽地方遊覽。科羅拉多大學生態及演化生物教授Marc Bekoff卻認為,動物嗅覺敏銳,不可能不知道附近有人,況且看不見牢籠的存在,並不等於沒有,只是「關」的方式,略有不同。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3月2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狼英兩耍林鄭,勢變「男版慈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