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游清源網誌│當「好多事」變成「厚多士」

范析852│從劉慧卿的「血淋淋」 看民主黨的墮落之路

2014-5-19 07:00
字體: A A A

(按:今日起,范中流將在逢周一至五,早上8時52分或之前,於《852郵報》這個〈范析852〉新欄目中,跟大家分析中外時事。)

小學時,老師會教導我們,做人最緊要反求諸己:發生任何事,都應該第一時間檢討自己做錯什麼,而不是先會甚或只懂怪責別人。但民主黨主席兼倫敦大學碩士劉慧卿,卻似乎總不明白這個道理,尤其是近年。

事緣她昨日出席電視節目,就民主黨退出真普聯的風波解畫時,便處處表現成一個受害者的角色,並把責任歸咎於人民力量與社民連不守承諾,然後又第N次批評那些攻擊民主黨的人:「那些人攻擊你呢,係仲慘烈過攻擊共產黨架喎……血淋淋、惡毒的攻擊」。她由此演繹出一個結論:當初加入真普聯,可能是一個錯。

老范看完整個訪問後,只能說,劉慧卿總是覺得所有錯都是他人的錯,即使明明是自己想退出真普聯,她都覺得是因為其他政黨不守規矩,民主黨已經忍辱負重這麼久了,你們還想怎麼樣?然而,且不論個別黨派本身有否其他動機,究竟別人批評她的理據是什麼?是否有道理?這些問題她一概沒有深入討論,無試圖提出更有力的論據說服公眾,就只是擺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態。

曾是議席最多政黨

問題是,這個曾是全港議席最多、市民支持度最高的政黨,淪落到今天日日捱罵的田地;以至由過往的泛民大佬,淪落到今日像「小學雞」般跟少數的激進派糾纏,就真的只是因為別有用心的人惡毒攻擊嗎?自己由創黨以來至今,就一點錯也沒有嗎?老范回顧其發展歷史,就得出完全相反的答案了。

民主黨的前身是香港民主同盟(港同盟)和匯點。港同盟成立於1990年4月,主要成員包括李柱銘、司徒華、何俊仁等等。而匯點則創立於1983年1月,代表人物包括劉迺強及張炳良等。自從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後,許多市民都認為要爭取民主對抗強權,所以港同盟及匯點的支持度日益增加,說是「氣勢如虹」也絕不為過。

1991年的立法局選舉,經選舉產生的議席只有39席,但港同盟和匯點就在當時直選的18席中一舉奪得14席,加上功能組別的2席,合共有16人晉身議會,佔了經選舉產生之議席的41%,真正是一個大贏家(相比之下,今天所有泛民議員加起來,都佔不了立法會議席的四成)。

1994年,港同盟和匯點合併成民主黨,繼續是一時無兩的全港最大黨。當時就有人笑指,無論是區議會、市政局還是立法局的選舉,總之掛著民主黨的旗幟,高呼「平反六四」,就能當選。

及至1997年,由於中共悍然拆毀「直通車」,一眾立法局議員被迫當年7月1日起離任。當天還是民主黨主席的李柱銘就儼如泛民「大大佬」,帶領黨友及其他一同要落車的泛民議員,在立法會大樓露台上向公眾高呼「我們一定會回來、重返立法會!」氣勢凜然,場面感人,相信這是民主黨最風光的一刻。

回歸後現轉捩點

不過,轉捩點亦大概由這時開始。隨著民主黨規模愈來愈大,黨內的路線之爭亦愈趨嚴重。

據《維基百科》顯示,先有1998年黨內少壯派借換屆選舉,拉倒路線愈趨「溫和」的「匯點派」張炳良,並推舉職工盟系統的劉千石取而代之,成為副主席。

1999年,就應否將「支持設立最低工資」納入黨綱的問題,黨內經濟取向偏右的主流派,跟少壯派出現裂痕。2000年,黨內終因立法會選舉的資源及排位問題而內訌,少壯派中堅陳國樑等宣布退黨,同年6月就連劉千石也離黨而去。其後,一眾資深黨員如匯點系統的張炳良、少壯派的陶君行及陳偉業等,亦各有理由相繼退黨。至於2010年該黨最後臨場轉軚支持政改後,鄭家富、范國威等最後一批少壯派退黨,就更不用老范多作說明了。

以上每次內訌及分裂,當然是大大損害了民主黨的實力及道德光環。然則,老范敢問一句,難道這些內訌又是他人的錯,至今還留在民主黨的主流派核心成員(尤其是以張文光、李永達與楊森這個「張李楊集團」),就一點也無錯嗎?

當然,與此同時,以民建聯工聯會為首的親共建制派,以「蛇齋餅糉」籠絡人心,再加上回歸後,特區政府將立法會選舉改為比例代表制,解散兩個市政局,都有份令到民主黨可得的各級議會議席大跌;但其實當時民主黨的資源也不少,如果安排得宜,本身還有對抗的空間。可惜,民主黨多年來只用明星效應爭取選票,只有少數的議員會在地區紮實工作及宣揚民主理念,結果在敵方陣營連年對選民誘之以利下,終於逐步取而代之。

老化加速 難敵新泛民崛起

及至2006年,公民黨正式成立,更因該黨早已憑「反23條」,搶佔了一個更當代、更紮實的道德高地。公民黨中的頭面人物,無論是形象、口才、學歷、議政能力,都將民主黨比下去,令泛民慢慢形成兩雄鼎立的局面。兩年後的立法會選舉,民主黨奪9席,公民黨就已有5席。老范又想問一句,形象及口才不如別人,難道又是公民黨害你的嗎?

事情發展到2010年,民主黨的真正災難終於出現。大家惟恐都記得,劉慧卿曾幾何時很霸氣地在立法會上大聲的說:「我就係天生一副硬骨頭,2012雙普選,邊個劃咗佢都唔得!」但結果,卻是走入中聯辦進行密室談判,然後不顧黨內的反對聲音及不少泛民支持者的意見,就極速在立法會上,通過了一個保留功能組別的政改方案。劉慧卿,妳說好了的2012雙普選呢?

那天之後,必須承認,民主黨的確開始受到了各方的惡毒攻擊,但當中大多的批評,都是建基於事實;即使不是,民主黨亦大可提出圓滿解釋或知昨非而今是。但為何民主黨不檢討自己,反而是怪責批評者?市民批評你違反了「堅持2012雙普選」的承諾,不是事實嗎?明明說過「超級區議會」不是低門檻就辭職,結果卻無辭職,又是罵錯你嗎?

更何況,民主黨所得選票及議席連年持續下跌,正是他們自己也難以否認的事實。2012年立法會選舉,民主黨由本來的9席再大跌至6席,總得票由31.5萬票跌至24.7萬票,這些又是選民的錯嗎?民主黨不是經常說,選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嗎?

說到底,雖然民主黨實力不斷下跌,但如果計及立法會議席及區議會議席,則至今始終還是泛民第一大黨。如果能盡快檢討自己,還可能來得及修補形象,重新出發。反之,如果只懂將責任推給別人,則恐怕下一屆選舉,民主黨議席只會再跌。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19日 上午7: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陳頌紅網誌│比堅尼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