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任特首】承認林鄭招人入閣有難度 陳智思歸咎欠制度鼓勵人加入政府服務社會

Tamtam

-乜乜冰室

不知天高地厚的20歲女孩, 在曠野中遊走的平凡人。留意生活細節,鍾情於香港文化,愛遊香港冰室,誓要遊遍後集結成書。

「同一齣劇,唔同時間睇,都會產生唔同嘅感受」——《吉蒂與死人頭》觀後感|乜乜冰室|Tamtam

2017-4-2 11:10
字體: A A A

楊同學(本地獨立劇團好戲量藝術總監楊秉基)曾告訴我:「如果想知我嘅戀愛觀,就要睇《吉蒂與死人頭》」大概也忘了為何那時談到戀愛觀。早前忙了一整天,身體近乎虛脫得情況下,獨自跑到油麻地電影中心,終於可以欣賞楊同學編劇/導演的《吉蒂與死人頭》。其實去之前都掙扎過,因為真的太累,不過現時愛情對我來說有點陌生,乾脆藉此讓自己回味愛情的感覺。

平常上班用腦太多,星期日也停止開動,因此我用100%感性投入這齣劇,一些有共鳴的對白都記住了。例如其中一段,死人頭向臭口佳說:「阿哥仔,我
哋中間好似少咗啲嘢喎?」他指著自己和吉蒂,臭口佳就說:「咁你咪嘗試去打破佢囉。」吉蒂:「夾唔夾在乎有無溝通。」死人頭不肯放下背包,說自己有太多的過去等。讓自己反思了不同關係中,出現問題的原因。

若要簡單形容這段男女關係,或會有人以「收兵」作結,不過每一段關係不是非黑即白,即使死人頭有多慘,但時間錯了也是徒然。他們在初段彷彿很了解對方,但就如臭口佳所說:「人們以為他們在溝通,但其實他們只是在說著相似的獨白。」溝通用心,在對的channel上也未必真正溝通,而是有在對方角度想,但他們的溝通就像不斷閃避,對對方最真實的時候,就是一起癲的時候。吉蒂看完死人頭第一次寫的劇本後,已被死人頭一直以來的被動嚇壞了,才批評他「不合邏輯」又老土,怪死人頭為何不早點跟她告白,吉蒂內心藏著很多不甘心。

吉蒂在甜品店每一次對死人頭的擁抱,不是出於朋友的擁抱,(憑她嘴角含春的表情,及所謂女人的直角判斷,哈哈),但回顧吉蒂對死人頭的說話,她看似放下從前的執著,卻同時希望時間可以倒流,她曾說:「我好鍾意坐車架,坐車嘅時候,會有好多好多唔同嘅野出現,永遠都睇唔晒。到想睇清楚,擰番轉頭嘅時候,所有野都會越嚟越遠離自己,由近到遠,最後淨番一點,之後,所有野都會成為回憶……如果時間可以倒流…」你也不再是你,我也不再是我。

自己還有很多感受想重新整理,未能在此盡錄。誠言很慶幸能夠在這個階段看《吉蒂與死人頭》,「同一齣劇,唔同時間睇,都會產生唔同嘅感受」,有幸買到劇本集,讓我停留在有共鳴的對白,終於可以放眼看看楊同學的愛情世界,不過我相信,五年後的我(25歲)再看《吉蒂與死人頭》又有不同感受,那時候的楊同學又會對愛情觀有什麼不同?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4月2日 上午11:1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失落|鴻爪|秤上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