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高層上年加薪逾三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宗教|姚啟榮網誌

2017-4-10 23:23
字體: A A A

周末難得好天氣:天朗氣清,幾朵白雲飄在藍天上,秋天的確是美好。我為了準備這星期的晚餐,不得已走入商場的超級市場。這麼美麗的天氣,是不應該逗留在商場的。喜歡戶外活動的年輕澳洲人,早已往郊外跑了,鄰居史密夫夫婦大清早如常駕車出門,到附近的天主教堂。

祖藉愛爾蘭的史密夫先生在我們初搬來的時候,曾經自豪的告訴我,這個小社區裏,教堂的數量是數一數二的多,因為大家都是很虔誠的教徒啊。當然他指的是天主教和基督教教會,因為這個社區的主要宗教信仰還是基督教。作為一個天主教徒,他當然希望新鄰居也跟他同道。星期日的早上,華人為主的、韓國人為主的,或是以澳洲人為主的教會的門前內裡都擠滿人,街道兩旁泊滿車輛,一家大小到來聽一個小時的道理,就像一個家庭聚會一樣。不過根據數字,搬來的人增加了,可惜沒有宗教信仰的人數反而節節上升。

粗略點算,信奉佛教、印度教的人增多了一倍以上,想想這些人是來自印度和亞洲地區的移民,就不會覺得奇怪了。再仔細看看,沒有任何信仰的人反而達到三分之一的人口。証明這些新移居的人的文化和信仰的背景,都和傳統的澳洲人不一樣。他們不再信奉澳洲傳統的宗教,換言之,將來的社區的面貌,是否還依舊保持這樣的傳統倒成疑問。2011年的人口統計,信奉天主教和基督教的人約為百分之13左右,聲稱信奉伊斯蘭的人不過是百分之2.2。即使到了2050年,全球的伊斯蘭教徒的人數將會倍增,基督徒的數字持續下降,澳洲還是一個信奉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國家。要數澳洲增長最快的宗教,不是伊斯蘭教,而是印度教。

我以為悉尼西部最大的社區帕拉馬塔的居民,多是中東和越南的移民,想不到原來百分之26的居民都是出生於印度。每年的8月15日的印度國慶日,慶祝活動當然少不了,歡迎不同種族宗教人士參加,分享他們的歡樂。他們雖然不全是信奉印度教,但多了印度移民居住,印度教教徒的數目增加當然不明而喻。就算是新的移民,也有不同的信仰。我們也能夠在澳洲的多元文化的社會,找到我們信奉的宗教。你可以走進你的教會,我也有我心中的聖殿。你可以宣揚你信奉的宗教,不會害怕受到限制。當然那些極端的宗教組織,例如鼓勵年輕人作出恐佈襲擊,自然為法理所不容。這些宗教在傳播仇恨的種子,把恐懼散佈在每一個人的心上,自然是一種邪惡。我相信當社會上互相不包容,人與人之間祗有仇恨,人類將不再存活。

我的一個朋友知道我並沒有什麼宗教信仰,幾次向我積極提議到訪我家,傳播福音。我好言婉拒了。另外一個朋友趁著聖誕節,叫我出席一個在附近的教會的聖人事蹟展覽。我參觀過了,看到我沒有什麼表示,放下兩本福音書籍就不再說什麼了。這個朋友是個身體力行的教徒,提到澳洲現時的政難民政策,就表示為什麼不歡迎所有難民到來。老實說,執行自由黨政府的許多議員都是基督徒,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信奉天主教。但政客信奉的是個人和黨的利益。自由黨政府對乘船到來的難民採取stop the boat的政策,即是把難民船截停,給予食物和水後然後拖船出公海,讓難民自生自滅。自由黨政府口中是打擊人蛇集團,保障澳洲不受到難民湧入。但這個不人道做法,恐怕不是上帝鼓勵吧?

朋友信奉的宗教沒有叫他仇視難民,反而接納他們。我想問題不出於何種宗教,而是個人本身的信念。即使把伊斯蘭教妖魔化,也不能解釋為什麼不斷有恐襲。即使天主教會也曾經發生過許多令人蒙羞的事情。澳洲的天主教會最近公開表示,從1950年至2009年間,有接近四千多宗在教會受到性侵犯的紀錄,人數約千多人。事隔多年,而今許多受害人挺身而出,在特別調查委員會中指証當年的教會神職人員,如何毀滅他們的一生。數據顯示犯罪的神職人員的人數竟然達到百分之七。你不禁要問,究竟為什麼這些神職人員膽敢犯下如斯滔天罪行?

說到底,人性和獸性並存,人和魔從來不是敵對。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強權當道,欺善怕惡。許多領袖看似英明,其實都是欺世盜名。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4月10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北韓而慄】特朗普一早部署劍指「習牌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