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預告「招呼」港人新手段:就《基本法》27條釋法!?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我最需要「他」|陳頌紅網誌

2017-4-19 14:00
字體: A A A

經過好幾年的詳細考慮、反覆掙扎,我認為,我需要一個機械人,多於一個有血有肉的家務助理。

首先,是「篤眼篤鼻」的問題。我長時間留在家裡寫稿,不用朝九晚五外出上班,女傭沒太多時間可以「吞泡」(據說是「吞pop」正寫),她一定不高興。即使我會去銅鑼灣吃飯,她也需要去超級市場買東西,大家的私人時間仍然不多。彼此「篤眼篤鼻」過日子,很不爽。

其次,是溝通問題。大部分時間,我都不喜歡說話。但如果每天都有一個人在身邊,沒可能把她視作隱形。於是,每日的說話量,被迫大增。長年累月,嘴巴會很疲倦。

另外,是能力問題。絕非否定女傭的工作能力,而是,女傭都是女人,加上九成女傭都比我長得矮小,要一個嬌小玲瓏的女子,幫一個高大的女子拿很重很重的東西,總覺得欺凌弱小似的,心裡不好過。像我現在的家務助理,比我年長許多,關節毛病不比我少,向來搬梯子、換光管、拿重物、晾曬床單被袋等等,我都自己來,不想她受傷,結果,受傷的是我。但伴侶沒可能批准我聘請一個男傭在家裡(可見我們彼此信任的程度偏低),所以,兩全其美的方法,就是擁有一個機械人。

至少,我不會擔心他拿太重的東西會吃力,不會擔心他需要「吞泡」,不會擔心他想我陪他聊天,伴侶也不會擔心他跟我日久生情。

根據美國《WIRED》雜誌,今年在波士頓舉行的第十屆機械人行業年度會議,出現了很多懂得跟隨主人上街,幫忙拿血拚戰利品的機械人。主人希望他跟自己保持多少距離,走路速度要多快,都可以隨喜好調較。當然,如果主人跑得太快,他追不上,便會傳短訊到主人手機,請他等等。有些機械人還可以飛上半空,多角度為主人拍照,讓主人上載到社交網站的照片,更加專業。這些機械人不怕辛苦,不怕日曬雨淋,充一次電,可以用十小時。還有一個好處,他們可以被摺疊收藏。平日我在家裡,把他收起來放入櫃裡,就更不影響生活。

(圖片來源:Steph Choi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4月19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請回答1988與大力女:兩個不同的首爾道峰區|鍾樂偉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