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斯:我的夢想是永遠為曼聯比賽。

曾鈺成粗暴無極限 單仲偕愚昧破底線

2014-5-19 23:12
字體: A A A

立法會拉布戰至今已持續多天。假如你不贊成拉布,大可用任何方法批評,甚至以「惡毒、血淋淋」的言論攻擊拉布議員也是你的權利。不過,鬧還鬧,大家卻必須尊重立法會的議事規則及代議士的發言權,尤其是手握大權的立法會主席,就更不可任意妄為自行剪布,否則只會一手斷送了議會的前途。

老范說的,正是已多次自行演繹《議事規則》,再胡亂剪布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

話說今日曾鈺成約見多個政黨,商討未來的開會時間。據商台報道,人民力量陳偉業就指,曾鈺成其中一個考慮方案,是為餘下3場帶有修正案的合併辯論設下時限,每場辯論要在10小時內完成,變相就是剪布。

《議事規則》無賦權主席剪布

問題是,老范翻閱《議事規則》十萬九千次,都看不到主席有權預先為一場辯論設下時限。須知道,現時是由立法會全體委員會審議《財政預算案》。按照《議事規則》規定,在全體委員會上,只要議員沒有離題或重覆內容,則可以無限次發言,每次發言15分鐘。

換言之,曾鈺成既不能預測發言的次數,又不可預測發言的人數(因為除拉布議員外,其他議員都有權起身發言)。那麼,他又憑什麼將時限定為10小時?難道他有水晶球,能夠預知未來嗎?

而假如他是因為不想影響政府或議會運作,所以預先設下時限,則已超越了他身為中立主席的角色。

首先,基於三權分立的原則,政府能否運作下去並非曾鈺成需要考慮的問題,他不必為曾俊華分憂。第二,所謂「議會的正常運作」,就是代議士能按照《議事規則》代表市民發言議事。至於審議一條草案的時間是長是短,則取決於發言人數及發言次數,只要沒有違反《議事規則》,主席就不應、也不需干預。

更重要的是,老范必須再三強調,《議事規則》從無列明剪布的正當做法。雖然2012年社民連人力首次拉布時,曾鈺成也曾成功剪布,但其理據卻是備受質疑至今。

2012年剪布理據備受質疑至今

當時他聲稱,根據《議事規則》第92條,「未有作出規定的事宜,立法會所須遵循的方式及程序由立法會主席決定」,而《議事規則》又沒有規定終止辯論的方法,所以就自行作出剪布決定。

然而,「終止辯論」是很抽象的概念,反而《議事規則》早就列明議員的發言次數及發言時間,變相已為辯論設下一個自然限期,又怎會是「未有作出規定」呢?如果按照曾鈺成的邏輯,以後但凡他聽會議聽得不高興,豈不是就可隨時任意終止辯論?

更何況,92條同樣列明主席「可參照其他立法機關的慣例」,但世上根本鮮有議會是由主席自行剪布,反而多數是交由議員表決決定。所以,直到今天,曾鈺成還是說不出一個可比較的外國例子,可見當天其決定完全是「自把自為」也。

後來梁國雄就此向法院提請司法覆核,法官基於三權分立原則,以及認為梁國雄的憲法權利無被侵犯,所以才決定法庭不介入處理立會主席權限的問題,但就從來沒有同意過曾鈺成的決定正確(而且案件現已上訴至終院,正排期審理)。說到底,謊言講一百次都不能變成真相,曾鈺成總不能將2012年的無理剪布決定,再一次於2014年實行吧!

退一億步而言,就當曾鈺成有權剪布,拉布議員被剝奪發言權是「抵死」,那麼,其他真心想議事的議員呢?事實上,今次不參與拉布的議員如涂謹申及何秀蘭等,都有就《預算案》提出修訂,盡議員本份監察政府。假如曾鈺成強行為辯論設限,豈不是損害了他們代表市民發言的權利?

單仲偕竟建議主席自行剪布

最後,老范不得不談談民主黨單仲偕這個人。他今日向傳媒指,不支持拉布,也不支持加開會議,否則議員會無時間休息,阻礙正常會議運作。他又說,曾鈺成應該根據自己的權限,自行決定結束會議的時間。

老范先不評論單仲偕拒絕加開會議的決定(因為連建制派都比他「硬淨」,表明有心理準備通宵開會),只是對於他建議曾鈺成自行剪布的說法,實在是不敢苟同。

須知道,民主黨是立法會最資深的政黨之一,單仲偕過往亦至少做過10年議員,難道沒有熟讀《議事規則》嗎?請問什麼是「根據自己的權限」?難道他不知主席根本無權限剪布嗎?正當泛民建議修改《議事規則》,參考外國議會做法,規定三分二議員贊成才可剪布,但單仲偕卻竟然支持曾鈺成濫權自行剪布,不是很荒謬嗎?老范必須提醒大家,單仲偕這說法,與民建聯主席譚耀宗近來說的基本上沒有分別。

為了剪布,一個主席就粗暴無底線,一個議員就愚昧無極限,實在是令一眾選民無言。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自二人facebook)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19日 下午11:1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52Talk】2014-05-19 鍾樹根示範完美英文 / 張志剛話地鐵迫唔關自由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