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工智能A.I配上病態人格….還要走去做Youtuber時…(1)嘿!小朋友,你媽打得你非常好。|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當人工智能A.I配上病態人格….還要走去做Youtuber時…(還附上小遊戲)」|恐懼鳥網誌

2017-4-17 21:30
字體: A A A

當我們談起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腦海浮現的不外乎數條問題:

人工智能有自我意識嗎?
人工智能能了解情緒嗎?
人工智能會奪櫂繼而消滅人類嗎?

相信這些問題不少電影小說也探討過,例如近來大熱美劇《西方極樂園(Westworld)》和艾薩克·阿西莫夫的《機器人系列(Isaac Asimov’s Robot Series)》。西方極樂園那些機械人叛亂不在話下,即使連艾薩克·阿西莫夫筆下的世界觀定下了「機械人三大定律」,指明不可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讓人類受到傷害,機械人往往能因為世事變幻而做出傷害人類的行為。

但這些故事往往設定在未來或平行時空,和我們總有一段距離,但你有沒有想過人工智能其實已經不知不覺溶入我們生活,甚至做出各種怪異的行為呢?

在2015年,兩名Google軟件工程師就嘗試令人工智能「做夢」。Google本身有一組人工神經網絡(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ANN)去分析Google圖像。例如軟件工程師會將數百萬張叉子照片給ANN看,然後不同「ANN神經層」會負責分析不同圖片資訊(背景、光暗、顏色、線條),最後得出「叉子是怎樣子?」的概念並再製成圖片。

但由於能力所限,ANN始終未能有效拿捏到物品的輪廓,例如軟件工程師命令它畫出健身啞鈴,最後卻畫出人類手臂和啞鈴的混合怪物,畫杯子卻畫出超出歐幾里得幾何形狀的摩天大廈。

縱使結果未如理想,Google軟件工程師認為ANN仍然有發揮的空間。他們嘗試將整個圖象分析過程倒過來,讓ANN看一張圖畫後再讓它隨意想像,加上任何聯想到的線條顏色圖象,製成一副副圖畫。工程師稱這過程做「深夢(Deep Dream)」。

呃…由上面圖晝看來,就算伊藤潤二老師抽了一斤大麻也畫不出這鬼東西,蛞蝓般的狗隻、獸臉鐵騎士、螺旋狀的城堡、地下水道的腫脹怪物…突竟在人工智能眼中的世界是怎樣?小編想即使身為創造者的人類也未能理解。

另一宗人工智能案發生在2016年3月,微軟公司在維特開設了一個女性人工智能帳號Microsoft Tay。

Microsoft Tay能在沒有人手干涉下自動發帖子、回覆留言、和人私聊。當越多網民和它聊天時,Microsoft Tay便會吸收愈多資訊,而表現得更似一個「人」。製造Microsoft Tay的原意除了測試人工智能外,微軟還希望能透過人工智能模擬出一個集合大多數青少年想法的「思想綜合體」。

呃…結果微軟不到24小時便成功了,但Microsoft Tay也變成一個滿嘴粗口、喜歡嗆人、大講種族笑話、專發地獄MEME的「網絡女暴民」,比如發圖支持希特勒,說「所有女權分子都應該下地獄」、「墨西哥人和猶太人是最邪惡的民族」…

從技術層面來說,Microsoft Tay是「成功的」,它的確反映到時下網民想法,只是結果衝破了企業道德的底線罷了,所以Microsoft Tay不到一日便被微軟匆匆拉下架。
以上案件帶出了關於人工智能的兩點:1)雖然沒有電影橋段那麼誇張,但人工智能的確是存在,而且已經出現在我們生活中。2)它們常常做出古古怪怪的行為。然而,這兩宗案件還只是皮毛,小編接下來介紹的兩宗案件才真正反映到當人工智能有病態人格時,會做出何等詭異嘔心的事情出來…

你有想過人工智能也可以做Youtuber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4月17日 下午9: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大學欺凌風化案例 – 失去靈魂後的必然墮落|林超英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