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小圈特首抗議政治迫害」遊行現場(二) 梁國雄與男途人發生口角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雖無過犯,面目可憎|陳頌紅網誌

2017-4-23 14:00
字體: A A A

「樣衰」,不是罪過。

吳孟達說的。

他在電影《逃學威龍》中,跟周星馳傾訴:「我失戀!我失戀!我失戀呀!」

周星馳不相信,問他:「沒可能,你拍過拖嗎?」

吳孟達回答:「沒有,我們只是筆友,足足通了三年多的信。最近,我寄了一幅照片給她,誰知道,她就不再理睬我了。」

周星馳拍打一下桌面,「那是你自己活該!你這種相貌,怎可以寄照片給別人看?」

吳孟達大力點頭,「對呀!所以我寄了你的照片給她看。」

周星馳很沒趣地低下頭,「我……我的照片?」

吳孟達說:「是啊!其實也不關你的事,『樣衰』,也不是罪過。」

是的,「樣衰」不是罪過。

但你也應該有過這樣的經驗:眼前的人,跟你並無過節,甚至只是第一次見面,但不知怎的,他令你產生一種莫名的討厭感,正所謂「睇見佢後面,憎埋佢前面」,很想「笠佢麻包袋」,有理無理,打完再算。

至於他為什麼令你厭惡,你說不上來,總之,就是從頭到腳都看不順眼。

在演化角度上,女性較容易產生這種不問情由的厭惡,因為她們要在家中男性都外出打獵,欠缺保護時,憑直覺去判斷陌生人會否對自己和孩子造成生命威脅。快速偵測感知,也許可以令她們逃過一劫。同樣,男性也因為要保護自己和妻兒,必須盡快判斷陌生人對他們有沒有襲擊意圖,於是也產生這種朋敵直覺。

美國菲爾丁研究學院的心理及行為分析學家John R. Jack Schafer指出,通常,一個外向與一個內向的陌生人相遇,較容易出現互相排斥現象。最麻煩是,一旦形成了不良的第一印象,之後需要花很多時間去改變。但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當對某人的第一印象不好,就會失去更深入了解的動力。於是,覺得對方面目可憎的情況,只會加劇。

(圖片來源:電影《逃學威龍》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4月23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反對小圈特首抗議政治迫害」遊行現場總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