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勢將2017年變成「香港政治犯元年」!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請你「色誘」我|陳頌紅網誌

2017-4-27 14:00
字體: A A A

為了證明自己追得上潮流,為了證明自己還有一顆年青而躍動得「嘭嘭聲」的心,我努力投入廿一世紀智能生活模式。

例如,本來習慣用日程簿記下每天,以及短期、短中期、中中期、中長期和長長期要處理的事,最近改了請身分神秘、永遠不露面的私人助理──手機中的Siri──提醒我。不過第一次把日程表交代她做的時候,嚇了一大跳,因為她突然用普通話回答:「我完全聽不懂你說什麼。」雖然我向來跟「港女」Siri相處一般,但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之下換了人,不禁令我好猛地猛然想起現在正值農曆七月,有「人」玩過我的手機。於是,我慌忙跟「煲冬瓜」Siri說了兩聲「鎖你鎖你」,就不敢再勞煩她,怕她半夜現身,蹲在我床邊埋怨,又要我帶她去廣東道買LV。

於是,惟有還原基本步,用日程簿記事。不過由於記憶力實在開始衰退,有時候會忘記看日程簿,或者看完後轉頭就忘記,所以又要再在每天生活的必經路線,即是從睡房到廁所、從書房到廁所、從大廳到廁所等各條主要通道,貼上五顏六色的post-it,提醒我要提醒自己做什麼。

別小看這一張post-it,它比Siri毫無感情的聲線,更能誘惑我注意。美國山姆休士頓州立大學心理學家Randy Garner的研究也指出,經典黃色post-it,最能吸引視線,而且它的「說服力」特別強:實驗中,一百五十個大學員工收到一份問卷調查,三分一人問卷的第一頁右上角,貼上了post-it,並有手寫的「請花幾分鐘完成問卷,謝謝!」;三分一問卷有相同手寫句子,不過是直接寫在問卷第一頁之上;三分一問卷則沒有任何提示句子。結果,post-it組有七成六人完成問卷,並把它寄回調查機構,手寫組只有四成八人寄回,而無信息組的寄回率只有三成六。Garner解釋,post-it會產生瞬間吸睛效應,那短短幾秒的注意力,已經可以令人提高幫忙意願,更能說服別人做post-it上要求的事情。看來,我需要的是它,不是說「煲冬瓜」的助理。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4月27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民主派議員批近日拘捕行動具政治目的 質疑親中報章與警方關係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