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又兩射導彈 未離國境已爆炸

Tamtam

-乜乜冰室

不知天高地厚的20歲女孩, 在曠野中遊走的平凡人。留意生活細節,鍾情於香港文化,愛遊香港冰室,誓要遊遍後集結成書。

道出記者內心掙扎的戲劇——《時代記錄者》|乜乜冰室|Tamtam

2017-4-29 09:59
字體: A A A

我比其他同齡人更早踏入新聞界,因為還未有大學學位,就在一間網媒當上初級記者,集文字、攝影、錄影和「主播」於一身,入行至今一晃眼已接近11個月,心中埋藏很多糾結都縈繞不散,無法總結,亦無暇總結。後來友人傳來短訊,邀請我欣賞由胡海輝老師創作及導演的話劇——《時代記錄者》。

全劇開首已經道明了記者在雨傘運動的矛盾,亦是從旁觀者看記者的形象。每個演員手上都讀出9.28雨傘運動施放催淚彈那天的報章,亦是記者記錄了香港出現重大轉變的證據。第一幕呈現了記者在紛亂的社會中如何謹守崗位,如施放催淚彈後,攝記應該留下還是離開?身為部門總管,如何確保下屬人身安全?在中資報館,該如何不被公司的立場動搖自己的想法?

劇中令我印象尤深的,是男記者查探某間處理廢料公司的水質一事,因他接到有該公司的員工投訴,稱自己公司更改平常的處理污水的程序,水質變得不合環保處的規格,最後爆料的員工都要被炒魷。據我估計,這宗案件應該是幾年前「昇達廢料」的排污醜聞曝光,那時我還在某電台任節目助理,負責帶受訪嘉賓到公司做節目,剛好就帶了工黨屯門區議員譚駿賢,以及幾位爆料的昇達前員工,節目完結後,我帶他們離開,譚議員對他們說:「你們已經做得很好。」他們慨嘆:「我以為這件事會轟動,香港近來實在發生太多事了。」我在旁默不作聲,發覺自己可以做的實在很少,荒謬的事每天都發生,新聞一宗蓋過一宗,人人在兩三天後就把不能容忍的事忘記得一乾二淨。雖然那時候我還未入行,但是我有如劇中的男記者般掙扎:千辛萬苦報道出來,員工已經失去生計,廢料公司卻繼續違規,之前的報道還有意義嗎?男記者自己都有答案:「一定有小小轉變囉!」

記者應該投放感情嗎?該有立場嗎?劇中一名男記者在佔領現場,訪問了一位大學人類學教授,記者問他「你課堂上講佔領運動,但你係大學教授來架wo,唔係應該中立咩?」教授答:「因為我係香港人,咁你係咪香港人?你會唔會參與佔領?」記者覺得自己已經在佔領現場,已經叫「做左野」,而教授接著反問他「咁你放左工會唔會佔?」記者即時啞口無言。記者證是我們的免死金牌,我們可以用這個身分,證明我們沒有「立場」,如劇中一句對白,「記者可以比其他人更退後一步去睇件事」。

不過,我們寫新聞,往往已經預設了一個angle,劇中一名男記者的一句對白,或許會成為我日後工作的提醒,「記者都會好容易被影響,記者都會有盲點架。」,「佢一定有古怪啦!呢個選民住深水埗公園嘅,一定種票啦!」然而,經過他親身查證,得知公園內真的有個陳大輝後,他也發現自己從沒想過,原來露宿者都可以有投票權。

全劇精彩和值得思考的地方未能盡錄,我亦寧願各位會買票入場支持,尤其行家,你或許會買到共鳴,或許會因著你一直猶豫的事能夠找到答案。我衷心感謝胡海輝老師和一眾演員,把記者內心的掙扎和日常工作都毫無保留地呈現在眼前,儼如一個老朋友跟你說「我明白你」般教人安慰。無論如何,記者在時代洪流中面對的困難,必會紛至沓來,在晚上出席座談會嘉賓的記協總幹事Joyce都稱,「若果我們在時勢所逼而離開大隊的話,就沒有人願意繼續改變」,身為剛大專新聞系畢業的我,亦知道抱有使命感當記者的人在不斷增加,因此我們不是孤單地走著,但願我們的心志不易被外界磨滅,如劇中的記者「寧願唔要間公屋,都繼續做呢份工」。

《時代記錄者》劇場資料:
香港大會堂劇院
28-29. 4. 2017 (五及六) 7:45PM
29-30. 4. 2017 (六及日) 2:45PM

$220, $180
門票由2月17日起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票務查詢:3761 6661
節目查詢:2419 9789 / [email protected]
劇團網頁:www.pants.org.hk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facebook)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4月29日 上午9:5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唔怕收費貴,至怕有手尾|王陸|關公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