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霧霾論」何止唔科學,簡直係專制式反智!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吓?要準時上班?|陳頌紅網誌

2017-5-2 14:00
字體: A A A

上上一代、上一代、我這一代、下一代,對時間的觀念,原來,完全不同。

我在娘家家族中,是最不守時的一個。

「不守時」的定義是:沒有在約定時間的至少半小時前出現。

通常,當約了娘家親人晚上七時,我會在六時四十五分左右到達。但早到十五分鐘,其實是不足夠的。因為我的上上一代,例如我外婆,她會在約定時間的九十分鐘前,已經出現。然後當她等我等了一個小時,她就開始不耐煩。即使我完全沒有遲到,甚至早了十五分鐘到,她都依然覺得我是遲到大王。

而我的上一代,例如爸爸媽媽、阿姨舅父,就比較「正常」。他們通常只會比約定時間早到半小時至四十分鐘。所以,如果我早到十五分鐘,他們也只是等了十五至二十五分鐘,不算太多,他們尚可以忍受我這種「遲到」。

輪到同輩,例如我的同學、好友,他們沒我那麼準時,但是遲到機率也不算高,可以接受。

到了下一代,已經不知準時為何物。新年前去剪頭髮,髮型師訴苦,說她的助手總是遲到。最令她詫異的是,他不認為準時是必須,甚至覺得遲到就跟打噴嚏一樣,是最自然不過的事。當她要求助手每天守時,助手瞪大雙眼,一臉錯愕地問她:「吓?以後要準時上班?那是否應該有獎金?」如果要替這一代辯護,根據勞勃.勒范恩的《時間地圖》,是因為他們運作右腦比左腦多。左腦負責分析、計算、規劃以及時間管理;右腦擅長直覺、聯想、空間和主觀理念。當一個人專注於右腦的行為時,例如玩手機,就難以判斷時間長短。

伴侶經常說,跟我娘家的人吃飯,總是冤冤相報地「鬥早」。他們早半小時到,我們惟有早四十分鐘。下一次,他們以為早半小時不夠,於是早四十五分鐘,那麼再下一次,我們又惟有早一小時。因果循環,原定晚上七時吃飯,最後五時入席。這一代人,更不可能明白別讓長輩久等的觀念。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5月2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共首度自爆「移動底線」,原來只係信唔信香港人嘅一個「信」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