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大選】專訪拒含淚的法國人:點解我揀唔落馬克龍|方浩文

Hidden Agenda「不再涉違」工廈地契 指其聘「黑工」反有利連根拔起?|甘樂宜

2017-5-8 21:02
字體: A A A

獨立音樂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昨晚遭入境處人員「放蛇」,指獲邀到場表演的外國樂隊未有申請工作簽證,警方其後到場帶走負責人及表演人士。Hidden Agenda自2009年成立至今已經歷過三次逼遷,涉及活化工廈政策、工廈規管條例,以及地契問題等,直到去年才覓得現址重新開業。至於入境處昨晚提出的「黑工」問題,則被外界視為新的「打壓」理由。

入境處質疑,Hidden Agenda邀請來港表演的英國搖滾樂隊TTNG與美國獨立歌手Mylets未持有工作簽證,場地負責人涉嫌聘請「黑工」。但事實上,外藉人士來港表演,是否在任何情況下均須向入境處申請工作簽證?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去年回覆立法會議員提問時,便稱需視乎個別活動的實際情況而定,需考慮活動是否屬商業性質或涉及僱傭合約、服務合約、報酬等,不可一概而論。換言之,外地樂隊來港表演是否需要申請簽證,其實亦有爭議空間。

另一邊廂,政府近月接二連三向本土派與自決派人士作出拘捕行動。本報上月底撰文指出,無論是「佔中三子」等被控普通法的「公眾妨擾罪」、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被控「侮辱國旗罪」與「侮辱區旗罪」,以及青年新政前立法會議員梁頌恆與游蕙禎被控非法集結及強行闖入兩條交替控罪,以上事件都有共同點,就是他們被指觸犯的條例都存有灰色地帶。素來打著「獨立音樂」旗號的Hidden Agenda此刻再次受到打壓,或者亦可視為政府的另一波「行動」。

說回Hidden Agenda的事件,政府昨晚不再以違及地契為由作出警告甚或檢控,而是改以針對外地樂隊的工作簽證問題,會否考慮到後者的起訴對象可以是場地負責人而非工廈業主,方便將Hidden Agenda連根拔起?根據《入境條例》,任何人僱用不可合法受僱的人為僱員,最高可被判以罰款35萬港元以及判囚3年。

眾所周知,Hidden Agenda近年多番遭到政府留難。觀乎昨晚在場入境處人員報警後,警方派出多達7至8架警車到場,更有警察帶同警犬現身,更令人質疑警方動員規模之大是否與事件嚴重性成正比,並再次證明Hidden Agenda早已成為政府的打擊對象。

(撰文:甘樂宜)(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5月8日 下午9: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張德江明「考」馬交,暗為習總訪港開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