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法院裁定 Facebook需移除全球仇恨言論

特約轉載

不時跟讀者分享各路名家文章,集思廣益。

Hidden Agenda:涉案人士指控、工作簽證、工廈問題及目前去向|特約轉載

2017-5-9 20:22
字體: A A A

(編按:獨立音樂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前晚邀請外國樂隊及歌手演出,卻遭入境處人員「放蛇」,指獲邀的表演者未有申請工作簽證,警方其後帶走場地負責人許仲和及表演者等人。Hidden Agenda今日傍晚在臉書專頁發文,向公眾交代相關人士的有關指控、工作簽證、工廈問題及目前去向。現轉載全文如下。)

【2017.05.09】我哋會簡單交待目前Hidden Agenda(下稱HA)相關人士嘅有關指控、工作簽證與工廈問題及目前去向。

首先,噚晚HA嘅負責人阿和、手足阿源同一名觀眾均被控不同罪行:

1)阿和與該名觀眾均被警方控以「妨害公務」;另外,阿和同時被入境處控以4項罪名:
一、涉協助教唆他人以旅客身份在港非法工作,違反逗留條件
二、聘請不可合法受僱人士
三、聘用他人時未有查閱身份證明文件及旅遊證件
四、聘用他人時未有為其登記及備存僱員紀錄

2)同事阿源則被警方控以襲擊執法的公職人員。

【申請「工作簽證」談何容易?】

直至依一刻,一般公眾都簡單將事件了解成「Hidden Agenda聘請外地音樂團體演出 = 請黑工 = 犯法」。 我哋重申,一直以來HA都有為來港演出既單位申請「工作簽證」,但需時處理嘅申請並非容易。加上,政府部門多年來都將HA同「違規經營」掛勾,基本上我哋每每申請都好似入咗「特別名單」,經歷嘅程序更繁複,被拒絕嘅次數將更多;而今次入境處亦強調HA依個場地實屬違規經營,佢哋會繼續執法,對HA未來一切請來嘅團體都有更嚴謹嘅調查,即係話,我哋每行一步都會更加難。 政府部門多番阻撓 更甚者,每一代嘅場地都受到政府各個部門特別嘅「照顧」,由控煙辦、警察、食環、地政署、消防處等等唔同部門與方法、馬不停蹄去以「法律」清算我哋。

大家會問點解其他單位申請到,我哋好似不可能的任務? 原因係HA嘅場地屬於工廈單位,按照1967年及1973年訂下嘅租契法律——「工廈場地不能作工業/貨倉用途以外的任何用途」;所以一日我哋係工廈使用者,一日我哋個場地都係違規;但凡有外國團體以「HA」作演出地方作申請工作簽證,都極有機會被入境處拒絕申請。

【租金問題引申萬劫不復嘅循環】

HA租用工廈嘅原因又要返去香港租金問題等,一切都係一個萬劫不復嘅循環:租用工廈 → 工廈演出 → 違規 → 外地樂隊無工作簽證 → 外地樂隊演出犯法 → HA同樂隊有法律責任 →(究竟仲會點?)

遇到一個又一個難關,我哋都嘗試去用唔同方法解決;但如今嘅法律話畀我哋知將會連累到HA嘅同伴、樂隊、觀眾等更多人士,我哋都思考緊到底下一步仲可以點走落去。現有嘅法律條文對於我哋既經營絕對係無可避免嘅掣肘,任我哋再搬去下一個工廈,我地都被困原地,只要HA仍然生存喺工廈,我哋有嘅演出都極可能違法。 HA、又或類近嘅劇場、民間組織,都剩餘好渺茫嘅生存機會;但講到底,我哋一班HA手足都只係想喺一個僅餘既空間裡畀大家繼續聽我哋鍾意嘅現場音樂,到底我哋仲可以點?

(圖片來源:Hidden Agenda facebook)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5月9日 下午8:2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辯方強調許仕仁無實際行為優待新鴻基 法官質疑收巨款而無回饋有違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