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耀棠:租維園草坪「7‧1大遊行」「打交都有份」  揚言怕「屁股控制大腦」拒向林鄭薦人

Tamtam

-乜乜冰室

不知天高地厚的20歲女孩, 在曠野中遊走的平凡人。留意生活細節,鍾情於香港文化,愛遊香港冰室,誓要遊遍後集結成書。

WHATSAPP心理戰|乜乜冰室|Tamtam

2017-5-13 10:56
字體: A A A

比起whatsapp藍剔,我更喜歡以前的SMS。還記得初中時第一次的曖昧關係,喜歡用SMS,因為一切都由震機那刻揭曉,很期待他會說什麼,可能不同台要收費的關係,對方都很珍惜發每個信息的機會,很單純直接,每一句說話都有意義,甚少廢話。

當流行的Sony erricson漸漸變成iPhone,一切都改變了。

Whatsapp的出現,免費任發的信息令我們變得懶惰,「上線時間」更令控制慾強的人變得敏感,「開發群組」小圈子的界線變得更明顯。男女關係中,女方埋怨男友上線後已閱不回,男方說「有呀,咪回左emoji囉」;朋友關係中,女a問女b「點解嗰個group淨係無我嘅?」,女b啞口無言,女a發現自己被排在小圈子外。

當初whasapp推出藍剔,人們議論紛紛,發明藍剔的應該是一位經常被「已閱不回」的人吧,我們把「已閱不回」看得那麼重,因為別人回覆的速度已證明自己在別人心目中的地位。看到對方online,last seen,online,我們期待的「輸入中」呢?容我再次用曖昧關係來比喻,每天跟對方whatsapp就像在玩心理戰,昨天「很想你」,今天emoji,一切都方便了,但人際關係複雜了,曾幾何時,我們都珍惜跟對方溝通的機會,不用猜度,只有「回與不回」。

其實,在我們手握電話,低頭研究為什麼group中有group,對方已閱不回,或是答覆冷淡的時候,忽略了多少與身邊的人溝通的機會?單靠whatsapp來建立關係並不足夠,真誠的溝通是從現實生活中感受,與其找一個能秒回的人來填補心靈空虛,不如順其自然地認識一個用心和你溝通的非低頭族。

(圖片來源:twitter)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5月13日 上午10:5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不,我是香港人|常月明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