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有女百家求|常月明網誌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周浩鼎的自救之道|王陸|關公拆局

2017-5-20 08:00
字體: A A A

周浩鼎「私通」梁特首被斷正,香港年青人對大權在握的建制派、中聯辦以至中央政府的不滿、厭惡及憎恨,又會加深一層。

梁振英用盡特首的特權,由收取UGL五千萬分手費、不繳稅到千方百計掩飾,到周浩鼎的極速上位,踢走同路人(王國興)到明益特首也不想辭職,如果還有人敢撐周、梁兩位的回應和做法,香港的政治公關同業應可集體辭職或轉行,因為再沒有人能比周梁兩人的公關更有本事能控制大局,為客戶創造更多關公奇蹟。

周浩鼎畢業於名校倫敦經濟學院,從來看不起香港的老土建制派,透過口舌便給,在城市論壇勇於為建制派發言,復成功成立青年時事評論協會,繼而出任青年民建聯主席……他透過公關手段為自己打造的從政之路,在建制派絕無僅有,極速出位並非偶然,但亦因為上位太快,自我膨脹過度,對大事不求「甚解」,對小事掉以輕心,甚至假手於人,終於鬧出了這宗「公」「理」不容的「浩鼎門」風波。

梁振英即將離任,周浩鼎仍肯予此厚待,除了是身不由己,實在找不到更佳解釋理由。

事件公開之後,周浩鼎所受批評比梁特首嚴苛,因為他的應對實在太差,除了身份角色不分(不知是陪審員抑或是辯論律師)、自稱並無得益(原來特首背後力撐)、沒有隱瞞(卻反咬其他議員洩密)……這些詭辯、狡辯與強辯,令人對這位民建聯明日之星的能力與前途完全改觀,如果不盡快撥亂反正,雖然周自稱不戀棧專責委員會副主席一職,但能否日後留任新世界集團、民建聯黨員以至立法會議員,也會成為疑問。

周浩鼎若不需回報梁特首的提攜或考慮其個人感受,其實仍有一線公關生機,就是(一)強調身為律師,自己做事一定「無咁蠢」,而凡事背後均有不為人知的理由;(二)梁特首主動找我傾談,我斷無拒絕見面及討論之理;(三)梁特首提出的要求,我曾據理力爭,認為沒有接受或幫忙理由;(四)梁特首說我不過,因此自己動手示範,把他的要求悉加於我的修訂之中,以助我明白他的意圖;(五)我人情難卻,只同意把梁特首的建議交予委員會閉門討論,但不會透露這是出於特首之手,以免影響其他議員的看法及討論。

調查UGL事件,全港最上心及緊張的只有梁特首一人,因此他用盡千方百計去影響調查結果合情合理,周浩鼎本來置身事外,想不到因一時好心(梁特首找上門來及自行送上修訂建議),竟然捲入漩渦之中,實在始料不及,因此必須道歉,但卻不宜再多作解釋,因為是否合法合理必有公論,但人情世故卻人人標準不同,所以較易找到支持及同情者,不易分出對錯。

如果不走這條關公生路或出路,周浩鼎最後必會成為唯一輸家,因為梁特首的所作所為,早已在公眾預料之內,沒有甚麼可供批評。反之周浩鼎則會持續成為公眾嘲笑對象,例如有人解釋周浩鼎之所以容許接受梁振英代筆,是因為他根本聽不明梁特首的理據,寫不出梁特首的要求,他在新世界甚至也不是律師……這些能力上的指控(或開玩笑),關乎周浩鼎將來的聲譽及市場價值,任由傳聞長此以往下去,他又怎能徹底走出這次關公災難!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5月20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水務條例修訂中的扣留問題|劉山青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