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揚美國民主自由遭同胞圍攻 道歉中國留學生獲大學力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我沒做過,但我認罪|陳頌紅網誌

2017-5-24 14:00
字體: A A A

我清楚記得一些我完全不記得自己做過的事情。

例如媽媽說,我還在念小學時,有一次她跟我上街,迎面遇到有小朋友大聲而熱情地喊「陳頌紅」,但我竟擺出一副臭臉,不瞅不睬。媽媽責備我沒禮貌,我的解釋是:「他是壞學生,經常害我無法聽課,所以我不要跟這些壞學生做朋友。」

這件事,打從我升上中學開始,媽媽至少複述了二千六百八十七次,所以,即使真的完全沒有印象,更不相信(不敢相信)自己待人如此冷漠,但腦裡面卻能出現挺清晰的畫面──當時的天色、遇上同學仔的街道、附近的店舖、媽媽穿什麼衣服、同學仔熱情卻又失望的眼神……。一旦媽媽提起此事,這些畫面就會自動彈出來。心理學家形容媽媽是「誘導或提示性的尋找記憶法」。我很明顯墮入了誘導圈套,在不知不覺間,把媽媽複述的事情,深化成自己的記憶,儲藏在腦裡。

最近《心理科學》引述英國貝德福待大學及加拿大卑詩大學心理學系的聯合研究,指誘導或提示記憶法,可能令我們承認一些自己不曾犯過的罪行,隨時身陷囹圄。研究團隊首先向六十個受試者的父母發出問卷,搜集受試者在年少時發生過的一些負面事件詳情。然後他們再跟受試者進行三次,合共約三小時的對談。期間提及他們三件不快往事,當中一件純屬虛構。但由於研究人員在虛構事件中,夾雜零星事實,例如受試者當時就讀的學校、好友名稱等,令可信度提高。結果,七成受試者竟承認自己在虛構事件中所犯的錯,甚至在鼓勵之下,把事件經過詳細地「回憶」出來。法證心理學家Stephen Porter指,如果律師以這種手法引導無辜的疑犯認罪,隨時令陪審團錯判,製造冤獄。

媽媽又說過,我曾經承諾請她和爸爸乘坐最豪華的郵輪頭等艙,環遊世界,甚至簽字作實。但問她拿證據,她又說移民時弄丟了。我不記得此事。即使是真的,媽媽,只因當時年紀小,以為環遊世界跟環遊新界,差不多價錢,才會如此豪爽吧?

(圖片來源:Google Maps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5月24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暴雨下狗嶺涌約10名南亞裔非法入境者被截獲  1人受傷暈倒送院不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