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任特首】《星島》變相揭謝偉銓屬次選 早投林鄭陣營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梁特首赤膊上陣,再難收口收手|王陸|關公拆局

2017-5-24 09:00
字體: A A A

由董建華到梁振英,建制派「推舉」的特首都不是信任或依賴公關的領導(因而亦做不成真正的領袖)。

有關UGL事件,梁振英先用律師去宣示個人的權利及制止相關的批評;此舉費用有限(律師出信不能飛擒大咬),但作用亦同樣有限,收信人可以不理,又或是延聘律師書信搓波往來,傳媒亦不會報道,施壓人的目的完全達不到,甚至連律師的投入亦同樣成疑,因為出信的理據是否成立,執筆的狀師未必明白或認同。

公眾對律師信全無反響,唯有借助旗下幾支健筆,在專欄一再解釋,特首在UGL事件中並無違法,有關機構及持份者亦無跟進,但這公關拆彈方法亦同樣引不起任何反應及支持,甚至連同路人也扮作視而不見,因為下屬為主子解釋伸冤,已有利益衝突之嫌,公信力自然無從說起。

離任在即,這些下屬很快即不能再為自己效力,加上有難言之隱,梁氏根本不想局外人包括專業律師及文膽打手知道,日後亦未必會找他們合作,所以最終唯有赤膊上陣,先找周浩鼎幫手,繼而與梁繼昌直接「隻揪」。

站在關公立場,梁振英肯挺身而出,在不同場合及媒體發表個人意見,抨擊對手甚至要求司法機關跟進,的確可以引起公眾更大關注,不過倘若沒有公關專家在幕後幫手,一天縱有三十六小時也不夠用,加上他已出任如此多新職(由政協副主席到一帶一路先鋒),要打一場可能持久不下的公關肉搏戰,一人絕對不易兼顧。

甚麽原因與動機令梁振英自願變成超能公關人,非要把梁繼昌由專責委員會踢走不可?除了真正理虧之外,原因應還有三個,一是行公義;二是好憐憫;三是不甘心。

由一再要求梁繼昌回應指控,到呼籲須以民事刑事「侍候」議員行為,最終若能擊退對手,梁振英即可向中央邀功,以後的特首問責團隊以至所有高官,從此將再不須任由政黨及反對派肆意漫罵,令施政舉步維艱,因為一旦罪成,刑責以至罰款均非被告所能承擔,有此阻嚇作用,寒蟬效應理當立竿見影,所以稱之為「行公義」。

周浩鼎在這次「浩鼎門」事件中壯烈犧牲,連帶譚耀宗、吳秋北等也不得不承認他的不是,如果梁振英不「以一換一」,全力把梁繼昌轟走,又怎能向周浩鼎表示憐憫與同情?況且此舉可為建制派支持者掙回不少面子與氣勢,不致因一鼎錯即滿盤皆落索。

梁振自一直心有不甘,泛民與地方富豪聯手,令他失信中央無法連任,成為個人畢生遺憾及恥辱,梁繼昌予以還擊機會,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以洩心中怨憤。

事到如今,UGL事件不論真相如何,均已令梁振英立於不能收口收手之地,否則便會予人以弱、虎頭蛇尾及自認理虧的印象,以梁氏的一貫性格,對此當然不能接受,所以連找資料(翻查梁繼昌FB戶口)也會自己出手。且看有哪位公關能人肯適時自願獻身,助他一臂之力,以免七月之後,只能靠退休特首辦公室的行政支援,跟進梁繼昌的指控,又怎能如今天那樣,如此得心應手?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5月24日 上午9: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環海濱地皮營運商易手 摩天輪需否拆卸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