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曼聯前領隊涉酒吧毆打事件被查

范析852│習近平「三權合作」聖旨到 梁振英曾鈺成齊演開幕騷

2014-5-22 22:39
字體: A A A

一切,恐怕都是源於習近平的一席話。

2008年7月,時任國家副主席,卻已儼如中共「儲君」的習近平訪問香港,並在臨結束行程前,當面向港府高官「訓話」。他說,港府應該要通情達理,團結高效,「團結呢,那就是我們的這個運行團隊、這個管治團隊要精誠合作,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構,互相理解,互相支持」。這番話,就是習近平經典的「三權合作」論。

當然,隨著習近平後來登上權力最高峰,「三權合作」論自然大有理由「發揚光大」。去年3月底,即習近平就任中共總書記及國家主席之後,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就放話指,對抗中央的人絕不可當選特首。新民黨田北辰其後引述中央官員指,「對抗中央」的意思包括「鼓吹三權分立」。換言之,「三權合作」一直是對港政策的指導思想,只有支持這思想者,才可做特首。

終於,來到了2014年,就在政改決戰時刻、佔領中環快要來臨之際,「三權合作」當然要盡快「落實」,起碼要先處理行政、立法的「兩權合作」。而今天立法會的一場大風波,就更能揭示山雨欲來之勢也。

話說今天立法會舉行特首答問大會,特首梁振英一開始發言時,就已像「教仔」般狠狠地向議員訓話。他首先批評有議員在《財政預算案》上拉布,「騎劫大多數議員和市民的意願,令人側目」,然後又說拉布行動常態化,頻頻癱瘓政府和議會運作,云云。總之一來就是「撩交打」的姿勢。

建制派議員林大輝後來提到拉布令人討厭時,梁振英就再次呼應,直指「在過去多年來,確實在議會出現不少不文明的動作,也有不少粗鄙的語言……我們談民主談了很多,我覺得我們應該談一下文明」,擺明就是諷刺社民連梁國雄等議員不文明。

然後,戲肉來了,人民力量陳偉業及陳志全突然站起來高聲抗議,主席曾鈺成立即命令他們離場。事情發展至此本來沒有問題,但曾鈺成竟然同時下令,沒有大聲叫囂或擲出任何物品的梁國雄也要離場,風波就此開始。梁國雄堅持自己無錯,不願離場,加上工黨何秀蘭挑戰曾鈺成的裁決,曾鈺成就突然宣布提早休會,成為歷史上首次腰斬答問大會的先例。

梁振英早有準備

老范必須指出,雖然曾鈺成一早已談不上是中立的主席(特別在剪布時更見偏頗),但過往他始終很少會如此無理地,驅趕一位還未犯規的議員,以至借勢腰斬答問大會。為何今日會突然如此橫蠻?

而在會議腰斬後,梁振英就立即走出來見記者,並且早有準備地拿出講稿發言。最關鍵的是,他通篇發言都是「命令式」的語氣,近乎是「下令」立法會要阻止同類事件發生。例如他強調,「必須嚴正對待」侮辱官員的行為,又說雖然政府已多次就此致函立法會,但情況持續;亦指「必須以行動令議會恢復正常運作」,最後更像老闆對著下屬般,拋下一句「我不希望有關的情況再次發生」。

然後,離奇的事緊接出現。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罕有地主動發言,內容更是緊貼梁振英的「主旋律」。林煥光說,希望立法會能夠坦率地「去重新考慮辯論他們的議事程序,達致一個合理解決目前進入半癱瘓狀態的做法」。言下之意,就是呼籲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以防範議員拉布或侮辱官員的情況再次發生。

曾鈺成緊接配合

接下來,輪到曾鈺成自己發言。身為立法會主席的他,理應盡力捍衞議會的獨立性,甚至要立即制止梁振英的干預施壓。但曾鈺成沒有這樣做,反而是配合行政機關。

曾鈺成說,現時的《議事規則》並沒有授權立法會主席在會議舉行前,基於相信某位議員將會有極不檢點的行動,而去「事先防範或者不准有關議員出席會議」。他又指,將會請議事規則委員會認真研究,如何在《議事規則》上防止今天的事發生。

整個畫面已很清楚,即是說,曾鈺成也同意要修改《議事規則》來對付梁國雄等人,將來主席大可因為「相信」某議員會示威,就可提前禁止其入場。一來固然可保住官員面子,但其實更重要的是,也可減去民主派一票,隨時可以在某些議案上救政府一命。

然則,梁振英、林煥光、曾鈺成三大高級公職人員,不約而同在同一天放話,都是要求立法會阻止激進議員侮辱官員,都是要促進行政、立法多多合作,都是要削弱立法機關制衡行政機關的能力,難道這只是巧合嗎?

港澳辦北京加持

如果以上都是巧合,那麼連港澳辦都爭著出來發言,又如何解釋呢?港澳辦發言人今日向新華社指,注意到腰斬會議一事,認為特首和官員到立法會履行職責時,「必須得到尊重」,而立法會的正常秩序亦應得到有效維護。最後還指,反對任何濫用議事規則,對特區政府依法施政進行干擾的行為。

如果說梁國雄是干預港府施政,那麼港澳辦更是再次違反《基本法》第22條,干預了香港的內部事務。但老范在此先不討論這點,反而想向大家指出,連中央機構都罕有地要求立法會維護秩序,就知梁、林、曾三人的言論絕非空穴來風。

《明報》專欄早洩天機

須知道,今日清晨已經出版的《明報》,當中Emily專欄便已披露,梁振英和一眾高官原來早談過,如何應付今日搗亂的議員,有人就提出,梁振英不妨以強硬姿態還擊,甚至提出拉大隊率領官員離場抗議。事實上,今日梁振英向記者狠批梁國雄等人時,就不停低頭讀稿,明顯已是早有準備,只是一步步按照劇本向議會施壓。

心水清的話,大家自然會想到更多近來不尋常的事情:曾鈺成昨日正式粗暴剪布,將「無理剪布」變成慣例;曾鈺成呼籲修改《議事規則》,以應付拉布的情況;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近期罕有地「左派上身」,批評極端人士想拉倒政改,又連續多次寫網誌叫拉布議員「行開啦」;立法會工務小組主席盧偉國也在昨日仿傚曾鈺成剪布,將「無理剪布」的慣例擴展至小組委員會……

說到底,政改方案快將出台,23條立法又隨時突然出現,對北京來說,如果可以先奪去立法會的實權,加速行政、立法「兩權合作」,自然是百利而無一害。今日的整個發展,絕不可能只是巧合,坦白說,應該只是一個序章。至於最後的「司法」一權,相信日後總有方法再慢慢處理。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22日 下午10:3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阻止「佔中」 梁振英「明知可為而不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