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報變相宣布,港人以後不能質疑「一帶一路」「大灣區」?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勸君早回覆,短訊最單思|陳頌紅網誌

2017-5-29 14:00
字體: A A A

言論愈來愈不自由。

出版愈來愈不自由。

社會愈來愈不自由。

就連生活,都愈來愈不自由。

不是嗎?

以前,當電話尚未有來電顯示功能的時候,家人、愛人、敵人、仇人、閒人……,什麼人的來電都要接,因為生怕錯過重要電話。

之後,有了來電顯示功能,可以自由挑選接不接電話。不是正在等待的,不接;不是熟悉的號碼,不接;銀行追數的,不接;明知媽媽打來嘮叨的,不接;還未想好拒絕應約藉口的,不接。

不想的,都不接。

現在,對電話的自由自主,反而在倒退中。一個短訊,都可以令人坐立不安、輾轉反側。

有一次跟一位長輩吃晚飯,她寫完一則短訊之後,雙眼不曾離開過手機。一聽到聲響,她就忙不迭回覆。回覆完,又再盯著手機看,口裡不斷呢喃:「怎麼還不回覆?明明已經看了啦!」

問她是否有要事,她說小兒子跟幾個朋友去了離島,想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回家。奇怪她為什麼不直接打電話給他,她的「體貼」理由是,不想騷擾他,不想迫他在朋友面前跟媽媽講電話,像「裙腳仔」,那會令他很尷尬。

真矛盾。不想騷擾對方,但又不斷傳短訊、不斷監察對方看了短訊沒有。如果對方沒有在一分鐘內立刻回應,就拿著手機胡思亂想。傳whatsapp的原意,是想給予對方不必即時回應的自由,但是,這種自由,卻綁著最大的回應枷鎖。

短訊的功能已經不獨是傳送訊息,而是人際關係的考驗和角力。回覆短訊需時多久,無奈地跟重視程度劃上等號。

我們似乎已經進入被手機短訊控制的年代。收不到回覆,比打不通電話好像更嚴重。只要對方「已讀」,一切不回覆的原因都並不充分,不回覆的粗暴也絕不無辜。今年台灣myfone行動創作獎「單向簡訊文學組」首獎作品為:「我已讀你的已讀。」快點回覆的無形壓迫,叫人透不過氣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5月29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平機會遭爆抽起譴責梁游「支那」言論新聞稿 陳章明稱基於「集體領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