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讀供讀】游清源now新聞台《以讀供讀》新一集:《我重讀香港》

鍾樂偉

-韓國評論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喜歡研究兩韓政治與社會文化。

從韓國權貴「推行李」風波,看韓國的「狗大叔」現象|鍾樂偉網誌

2017-5-28 14:56
字體: A A A

想不到韓國保守派政黨領袖「金武星」,上周在機場大堂上以一副卑劣權貴嘴臉,把自己的行李推給手下接著的醜聞,不但廣為韓國媒體與網民予以瘋狂揶揄嘲笑,連不少國際新聞媒體也以大篇幅地報導有關事件,取笑韓國權貴政客不可一世的風格,實在叫人難以忍受。

不少韓國媒體在報導有關事件時,除了包括了後來向男主角金武星追問他的回應時,他卻擺出一副瞧不起人,反客為主的態度向記者們反問「他們還是專注自己記者的工作吧!」也有連帶把他自以為特權人士的種種醜惡「前科」,如數家珍地羅列出來,當中包括他曾經發表過歧視黑人的言論,更是盡顯他根本從來不當別人是一回事,事後只會以各式各樣令人難以接受的借口來推諉自己所犯的過錯,這就是大部份韓國所謂的權貴,他們一貫的做人處事作風。

由以中年在權者身份的金武星,他的「行李門」事件,不少韓國社會評論更也再把問題的要害向核心中發掘,從而探討近年韓國社會一個新創的詞彙 — 「狗大叔」(개저씨) 的不良社會風氣問題。稱為「狗大叔」,這個新造韓語詞是來自兩個名詞合併而來,就是「狗」(개) 與大叔 (아저씨)。以往一般韓國人會稱那些已結婚,年齡接近 40 歲或以上的中年男性,稱他們為「大叔」(아저씨)。

但是,隨著年紀與在社會或職場上的權位不斷上升,這些大叔便變得經常恃著自己累積的經驗與身份,在韓國這個向來以尊敬上輩的地方,不斷向青年人作出種種「以大欺小」的卑劣行為。久而久之,韓國青年一代便以「狗大叔」(개저씨) 來形容這些不可一世的中年男人。

韓國的「狗大叔」問題,在職場環境上引起的爭議最為嚴重,不少職場人也表示,在自己工作的辦公室內,尤其是他們工作的上司,大部份也是表現出「狗大叔」的嘴臉。要確實一個中年男人是「大叔」還是「狗大叔」,韓國青年人便列出七大原則。首先,「狗大叔」一般說話粗魯,尤其對待新入職的下屬或服務生,一般都會對他們呼呼喝喝:其次,「狗大叔」特別愛向女性下屬過問一些極為私人的問題,如她與男友的關係;另外,他們也會經常對女下屬說一些帶有性騷擾意味的「黃色笑話」,藉以帶出輕鬆氣氛後在無意間對下屬「毛手毛腳」。

除此之外,「狗大叔」亦會對下屬惡言相向,並經常挑一些小事對他們作出無理取鬧的人身攻擊批評;而且他們更也喜歡借自己的身份,「強迫」所有下屬必須在下班後全體出席「會餐」,並與他喝酒至深夜而不能早退;還有,「狗大叔」也會慣性地要求下屬替他完成他自己的私人事務,如替他外出買煙回來;最後,他們也愛恃以自己的年紀與經驗大鬧下屬,卻不以理服人。

還有一些網民又定出另一些「狗大叔」定義,如喜歡在戲院內看電影時脫鞋並把雙腳附著前座的椅背上、愛以軍紀自居批評下屬遲上班、喜歡以軍訓事跡的大男人主義來欺負女下屬、以極父權的身份「勸告」種女下屬的行為指指點點與在「會餐」吃烤肉時每燒一邊五花腩就對下屬訓話一次等等。

韓國這些「狗大叔」不可一世的嘴臉,與今天我們看到金武星對待他下部的姿態同出一轍,他們都是恃著自己的權位、財力與經驗,從來不理會身邊的人的死活,只會視他們如地底泥一樣,要忠心地為他們服侍。以往這些權貴一直可以以這樣的方式生活著,但到了 2017 年的今天,新一代韓國的青年人,已再不能忍受著那些「狗大叔」,他們種種不但無理且令人難以接受的行為,決定向他們「宣戰」,就以網絡公訴出他們的「罪行」,令他們感到難堪後,再迫使他們反省自己的問題,修正自己並重建青年人與他們的互信。

(圖片來源:SBS Special 「狗大叔」特輯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5月28日 下午2:5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茂波狠批穆迪調評級「膚淺」 曾俊華去年僅回應「難以理解和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