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能反駁中大學生會聲明:要做個有理想的「港人」,先要學懂做個人

【六四28年】中大學生發表聯署反駁學生會 「沒有對抗當權者的舉措,卻先與六四割席」

2017-6-4 14:47
字體: A A A

今日為六四事件28周年,支聯會今晚將一如以往舉行六四燭光晚會,各大專院校學生會再度杯葛。中大學生會在昨晚就六四事件發表聲明,稱將不會舉辦或參加任何六四相關活動,批評支聯會「不思進取」,「意於消費六四,利用民眾之道德感情,換取政治本錢」。

中大學生會的聲明亦非每位中大人都認同。聲明發表後,有一群中大舊生都留言指,中大學生會的立場不代表自己。另外,亦有中大生亦發表聯署聲明反駁,題為「反對無知、冷血與懶惰,維持人性底線」。聯署聲明指,中大學生會素有抗爭傳統,1991年有學生會成員衝擊國慶酒會,抗爭中共六四屠城,直至雨傘運動,在中大百萬大道上的集會,「每年的悼念與反思,真是非常基本的一種良知表現」。聯署又批評學生會沒有對抗當權者的舉措,卻首先與六四割席,「以自私的態度而冷對人所共知的不公義,在行動上懶惰,在思維上懶惰」。

以下為聯署全文:

【反對無知、冷血與懶惰,維持人性的底線】
——回應中大學生會六四聲明
中大學生會第四十七屆莊「山鳴」之聲明〈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下稱〈不再〉),提出不再悼念六四,鼓吹「港人本位」、聚焦於本土社運如魚蛋革命。此聲明甫出已在網絡上引起強烈反應,在此,我們作為中大人,必須說,對〈不再〉不能苟同。但凡持抗爭意識的理想主義者,對於所有不公義皆深痛惡絕,全身投入與不義作戰,與被壓迫者連結;而〈不再〉之中,從未提出他們自己的抗爭計劃與具體行動,卻首先與六四事件割席、宣揚停止悼念,這分明是行動上的懶惰。而任何歷史事件與當下的關係,都需要今日當下的人主動去進行詮釋與聯繫;〈不再〉宣稱六四與香港當下社會沒有連繫,乃是思想上的懶惰。連悼念都懶得做,倒借六四議題來搏取視線,才是最徹底的「消費六四」。六四發生不過二十八年,它並未載入史書,卻是當權者力求抹去的史實。當年慘劇歷歷在目,六四記憶散落於香港巿民的日常生活記憶中。六四回憶不是孤懸封閉,它一直與我們今日的生活互相印證,香港本土發生抗爭時,經常與六四記憶共鳴、互相激發,帶來新的啟示,即使雨傘運動時亦是如此。六四的理想主義、呼求公平廉潔民主社會的理念、抗爭的歷史經驗,從來與香港社會具有深刻互動的聯繫。〈不再〉聲稱六四不能與現今社會作連繫,顯現出「山鳴」對香港自八九年以來所有抗爭的歷史是如何無知。

至於每年的悼念活動,不少香港人時常反省其形式,批評戒慎,自八九年後從未則止。同時,中國大陸仍有不少人士,為六四艱苦堅持,如天安門母親;他們為真相付出巨大代價,如年前「被自殺」的李旺陽;中國大陸的不公義,在我們如此鄰近的地方發生,一如你的鄰屋發生殺人事件,稍有熱血的人都不能無視之。像〈不再〉呼籲以「聚焦本土社運如魚蛋革命」來代替關注六四,這種自私態度,背後是路人皆見的冷血。

中大學生會素有抗爭傳統,比如九一年學生會中人衝擊國慶酒會,抗爭中共六四屠城。中大同學以其理想主義,時常面對拘捕與起訴,而不憚前軀,至雨傘運動,亦是在中大百萬大道上首開數以千計之結集。每年的悼念與反思,真是非常基本的一種良知表現。今日未見「山鳴」有何對抗當權者之舉措,倒首先與六四割席,〈不再〉對香港抗爭歷史無知,以自私的態度而冷對人所共知的不公義,在行動上懶惰,在思維上懶惰。〈不再〉令「中大學生會」這面招牌一夕之間受盡唾罵,有辱前人抗爭歷史;對此,我們實在不能沉默,希望所有中大校友師生、香港巿民,共同站出來,重申公義,對〈不再〉表示反對,以維持人性之底線。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網絡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6月4日 下午2:4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六四28年】李卓人對中大聲明感痛心 「不應和公義切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