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私,所以我自私│陳頌紅網誌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週末齊來推理俄羅斯雪山大屠殺案「檔案F:驗屍報告」|恐懼鳥網誌

2016-6-12 22:30
字體: A A A

Dyatlov Pass事件中,最讓人困惑不解的是大部份屍體都沒有明顯致命的外傷,甚至抓痕也不多,反倒是全身均衡地承受等量的內傷,而且沒有法醫能判別是什麼外力所做成,以下是所有罹難成員的簡約驗屍報告。
首先解剖驗屍是在雪松樹附近找到的Igor 、George、Zina、Yury和Rustem五人。正如前文所說,George和Yury的屍體彼此靠攏,Igor、Zina和Rustem的屍體分別在離松樹不遠的地方發現,當中Zina更非常接近帳篷。由死亡姿勢推斷,三人死亡時正試圖返回帳篷。

George Krivonischenko:
額頭、胸口、雙手、臀部、大腿出現大小不一的瘀傷
左手手背不見了約2厘米闊的表皮,其後才屍體的口腔內找到
鼻尖不見了
左腿有燒傷的痕跡
死亡原因:低溫症

Yury Doroshenko:
耳朵、鼻子和嘴唇有乾掉的血跡
右腋窩、右前臂有瘀傷;臉頰和耳朵有凍傷的痕跡
雙手都抓掉的皮膚組織
口腔有灰色分泌物,胸口受到強烈衛擊所引致
死亡原因:低溫症

Rustem Slobodin:

鼻流出大量的血
雙唇腫脹
左眼、雙手有瘀傷
顱骨和額骨碎裂而引致內出血
死亡原因:低溫症

Zinaida Kolmogorova:
雙手手掌有無數小點瘀傷
身體右側有一塊面積29X6 cm大的瘀傷
腦膜有腫脹的跡象
沒有被強暴的跡象
死亡原因:低溫症

Igor Dyatlov:

嘴唇有乾掉的血跡
胸口、額頭、眼眉有擦傷傷痕
右手前臂有很多黑紅色的刮痕
左前腿和雙腳踝有疼傷
死亡原因:低溫症

除了部份瘀傷證明Igor和Rustem死前不久曾經打過架外,大部份成員的瘀傷均找不到合理解釋。另一方面,縱使部份成員身體受到嚴重傷害,例如Rustem的骨裂和Yury的灰色分涕物,但那些也絕不是致命傷。所有人都被診斷因低溫症而死亡。
至於第二隊人,亦即是Luda、Kolevatov、Tibo和Semyon四人。他們屍體在雪洞發現後便隨即進行解剖。由驗屍報告看到,Luda等人的死法遠比第一隊人血腥、恐怖,而且難以解釋。

Lyudmila “Luda” Dubinina:
屍體發現時呈下跪狀,伏在大石上
舌頭連根被扯掉了,
舌動脈噴出的血很多都倒流回胃內
眼窩周圍的肌肉組織都不見了,露出顳骨和眉骨,眼珠也被人挖去
嘴唇也不見了,下顎和牙齒暴露在空氣中
胸口所有肋骨有系統地碎裂,絕不像尋常山難亂石流所為
心臟積壓大量血液,疑曾經受到重擊
皮膚沒有外傷
死亡原因:內出血

Semyon Zolotariov:
眼珠不見了,情況和Luda相同
右胸五條肋骨斷裂了
右邊身軀有一個8x6cm的傷口,能見骨部
右手腕背部有一個寫住”GENA”的紋身
右手前臂則有一個紅菜頭和英文字母C的紋身
左手有數個西里爾文字紋身
死亡原因:內出血

Alexander Kolevatov:
眼窩周圍的肌肉組織不見,但雙眼還在
耳朵後面有裂痕
頸部扭曲畸形

顱骨破裂
腳關節脫位
死亡原因:內出血

Nicolai “Tibo Thibeaux-Brignolles:

額骨爆裂,裂痕沿顳骨伸廷到蝶骨
上唇有瘀傷
死亡原因:低溫症

根據胃內食物殘渣推斷,登山成員最後一餐為死前6至8小時。另外,負責法醫完全排去死者骨折和瘀傷是由撞擊堅石引致,瘀傷和骨裂是兩個位置來。更加可疑的是,法醫在公開文件中沒有提及登山者的內臟情況。

登山者的屍體最後埋葬在Sverdlovsk的Mikhailovskoe Cemetery。除了死者家屬外,不少死者的大學同學老師也有出席葬禮。最後值得留意的是,Semyon和Krivonischenko的屍體並沒有隨其餘7人安葬在Mikhailovskoe Cemetery,反倒是另外葬在較遠的Ivanoskoye Cemetery,外界猜測可能和他們的KGB背景有關。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6年6月12日 下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大學生會社會服務團外務副主席李卓賢:熱議過後的菜園村│讀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