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特政府臨走送大禮 成功爭取港人打風倒瀉鑼蟹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週末齊來推理俄羅斯雪山大屠殺案「檔案G:七大疑點」|恐懼鳥網誌

2017-6-12 23:15
字體: A A A
  1. 離奇的死者皮膚
    不少出席葬禮的親友都提到登山團成員的屍體顏色相當不尋常,宛如「突然混了黑人血統似的」。長大後成為Dyatlov軍事基地總監的Yury Kuntsevich也憶起,當年12歲出席葬禮時,也留意到五個死者的屍體呈「深褐色」。
  2. 神秘橙色光球
    在整個1959年,駐Ivde和Ura一帶的軍事基地不時收到來自曼西族獵人、登山者、氣象學家,甚至軍方內部的人的報告,說見到一個至數個發光橙色飛行物在天空飛際。以當時的社會氣氛來說,小編不認為俄羅斯人會開嘩眾取寵的玩笑。
    巧合的是,另一隊登山隊,離Igor Dyatlov他們大約48公里,報稱在1959年2月1日晚上,目睹一顆發光橙色球體出現在Dyatlov營地方向的上空。其出現時間有機會和Dyatlov隊伍遇難時間吻合。
    然而,究竟是自然現象、外星人飛船、軍方戰機,或是導彈?每個人看法也不一樣,視乎你是那理論的成員。這個我們在下篇探討。
  3. 讓人費解的日記句子
    我們在檔案D提到Igor Dyatlov小隊有本旅程日誌,每個隊員輪流寫下每天的經歷。小編寫出來的檔案D只是簡略版本,但人們在真實日誌裡,找到很多頗可疑的句子,讓人不禁猜測它們是否隱含住慘劇的真相。
    例如在1月26日,亦即是他們到達41st Kvartal的日子,政治犯的兒子Nicolai “Tibo” 便寫下「我嘗試過,但始終做不到。」如此隱晦的句子,但上文下理並沒有能解讀此句子的線索。
    另外,除了旅程日誌,Igor Dyatlov小隧還趁旅程空閒時間寫了一本叫Evening Otorten的搞笑雜誌,用搞笑的角落去描述他們的旅程。就在罹難前數天,隊長Igor Dyatlov就在雜誌寫道:「我們現在知曉原來雪怪是真正存在。
    當然分析搞笑雜誌的專家都知道不能認真看待裡頭每一句,但他們好奇的地方是:什麼東西讓他們寫下這則笑話呢?
    我們都知道笑話不會空穴來風,總有些東西去刺激Igor寫下這一句。會否他們聽到不尋常的聲音或詭異的身形,但礙於無神論的共產思想,不好意思直接描寫在日記,只能以笑話形式表達呢?
  4. 不屬於死者的隨身物
    登山隊員沒有任何財物損失已經是一個奇點,更加奇特的是,在案發現場竟然找到不屬於任何一個人的隨身物。
    在清理帳篷物品時,其中一項物品是一支爛掉的滑雪杖,滑雪杖上方有數道深刻的刀痕。縱使聽起來平平無奇,但唯一生還者Yury Yudin得知消息後卻大感驚訝。Yury Yudin說這支滑雪杖不屬於任何一個成員,為何這支滑雪杖會出現在營裡?是否兇手留下來的呢?
    另外,Yur說Alexander Kolevatov有本私人日記,但官方表示「現場無此物」。亦有專家由相片推斷,還有一部相機不見了
  5. 測到具輻射的死者衣服
    先前都提及,蘇聯警方在George Krivonischenko和Yury Doroshenko,兩具互相靠攏的屍體,上的毛衣測到有異常高的輻射量。雖然根據官方說話,George毛衣是清理核廢料時穿著那件所以含有一定輻射量,而Yury只是靠攏得太久才沾上。
    先不吐槽為什麼精通輻射學的George會傻得不丟掉工作時穿上的毛衣,為什麼警方會測到核輻射呢?
    要知道測量輻射量的「蓋革計數器(Geiger counter)」絕不是一個1959年蘇聯警察尋常去案發現場帶上的東西。即使是當初負責調查的警察Lev Ivanov也在事後訪問表示很奇怪為什麼官方當年命令他帶上蓋革計數器?如果他們真的相信這只是一場普通山難的話…
    有見及此,不少人相信當年蘇聯官方知道的事件絕比他們口頭上多。
  6. 提早的檔期日期
    在蘇聯解體後,不少當年的政府文件公開給公眾查閱。部分有心人翻查當年Dyatlov Pass的檔案,發現一個頗不尋常的地方。
    由檔案E得知,UPI大學是在2月20日左右才首次向警方報案,但警察的開檔日期卻寫住「2月6日」。這日子比Igor Dyatlov 原定計劃向親人報平安的日期足足早了一星期。理論上在這之前沒有人預料到他們已經罹難。難度警方比學校還早知道Igor Dyatlov等人遭遇不測?
  7. 封鎖事發現場四年
    在事件結束後,蘇聯政府下令封鎖Mt.Otorten和Kholat Syakhl一帶,四年後才宣佈解封。
    其實蘇聯政府早在5月28日便宣佈結案,聲稱Igor Dyatlov一行人「死於自然」,並停止調查。但如果他們真的放棄調查,真心認為這只是登山意外,為何還要封鎖區域四年呢?這四年裡蘇聯軍方又在Kholat Syakhl發現什麼東西呢?這是一個永遠的謎。


看過以上的案件檔案後,你覺得是什麼殺死了那9名登山者呢?雪崩?野獸?變態殺手?外星人?軍事武器?還是背後埋藏住更可怕的陰謀?不妨留下你的推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6月12日 下午11: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升降機工程人員被揭單獨保養並「蛇王」 政府監管不力早成各部門通病|任馬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