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仁釗:全球量化寬鬆措施走向終結中國走資大勢不變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咬走魔咒|陳頌紅網誌

2017-6-16 14:00
字體: A A A

很羞愧。

伴侶偶然聽到一首古典樂曲,非常喜歡,把旋律哼給我聽,問是誰的作品,是什麼樂曲。

我肯定聽過,但竟然完全想不起作曲家和樂曲名稱。

上youtube碰運氣,把認為「有可能是他」的作曲家之所有類似樂曲,一一點擊,依然找不到。

真不敢告訴別人,自己在大學是念音樂的。那種無地自容,簡直就像一個幼稚園學生問我:「一加二等於幾多?」我卻張大嘴巴,完全答不出來一樣。

惟有打電話去各大唱片店,找古典音樂部門的負責人問。大家都說「聽過聽過,但忘記是誰寫的」。

好不沮喪。

最後,找到一個專賣珍藏版唱片的店主,他花了十分鐘左右,成功把樂曲找了出來。

啊!就是Bedrich Smetana“Má vlast”中的“Vltava”。

百分百肯定,上音樂史一課時,必定聽過,甚至考過這首樂曲,但竟然完全說不出來。讓教授知道,他會失望得不認我是他的學生。

就因為連續兩天的無間斷搜索,樂曲的旋律,在腦海中揮之不去。之後差不多一整個星期,時時刻刻都被這旋律疲勞轟炸,受夠了懲罰。

如果一早記起英國雷丁大學心理學及臨床語言科學系教授Phil Beaman的提議,我的耳根可能很快得到清靜。他首先令九十八個受試者對一首流行歌曲「上腦」,然後再以不同方法,幫助他們忘記那些不時在腦中「失驚無神」地出現的磨人旋律和歌詞。結果發現,在咀嚼香口膠的時候,受試者最容易把歌曲踢出腦海。之前曾有研究指,咀嚼香口膠可以提升注意力,也許是這個因素,令受試者專注於當前任務,而不再被歌曲纏繞。所以,香口膠也可能協助忘記魔咒般的壞記憶,例如令我們重複想起的惡毒網上留言。

但問題是,我連一首著名樂曲都記不牢,記性差成這樣,又怎能「一早記起」這項研究,及早咬香口膠?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6月1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習近平或7.1訪港 記者申採訪需同意向警交出身份證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