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爆梁振英】廉署立案調查周浩鼎梁振英「打龍通」

馮仁釗 -缸湖內外

-缸湖內外

炒股三十年,大起大落,險死還生,歷盡風浪,看透大中小鱷百態,在金融資本當道焗賭的年代,仍然在股海浮生,冒險犯難,鱷魚頭上釘蚤乸。人性是社會關係的總和,缸湖內外,盡顯人性貪婪與恐懼的面相,主宰一切。

全球量化寬鬆措施走向終結中國走資大勢不變 紅色資本權鬥白熱化勝者為王天下烏鴉一樣黑|馮仁釗|缸湖內外

2017-6-16 08:00
字體: A A A

聯儲局一如所料加息四分之一厘,並表示會收縮資產負債表的規模,市場普遍預期年底前會至少加多一次息,意味著金融海嘯以來為挽救金融危機以美國為首的環球量化寬鬆措施可能開始走向尾聲。

事實上,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近期的言論,亦有明示或暗示歐盟不會再以買債支撐經濟穩定,即使短期內不會立即終止或收縮買債規模,看來早晩亦會步美國後塵,回歸正軌,希望以實體經濟增長帶動復蘇,穩定社會發展。

這邊廂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規模的中國,今年上半年針對樓市泡沫及影子銀行問題實行的調控房地產和金融去槓桿政策,似乎亦初見成效。中國5月份的新增人民幣貸款雖然超預期達到1.1萬億元人民幣,但同月的社會融資規模卻收縮至1.06萬億元,較市場預期的1.19萬億元為低,而近期M2的增速有所放緩,降至9.6%的歷史新低,說明中央在壓抑資金流向金融、地產環節之同時,對實體經濟企業的放貸規模則有所增加,步伐明顯與歐美國家一致,希冀改善實體經濟以達致國家經濟可持續發展之目的。

不過,儘管中國今年首5個月出入口貿易數據、工業生產指標如PMI和PPI,以至固定資產投資都有所增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亦兩度調高中國今年經濟增長的預測,全年達致6.7%或以上的目標相信不難,但M2規模高達160萬億元的中國大陸,向來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聰明的資本家人人懂得趨吉避凶,再加上政治風險,走資這個行之經年的大趨勢肯定不會改變。

十九大前中共權鬥日趨白熱化,在全國省市經已搶佔灘頭、安插自己人馬的習近平勢不可擋,非習系的紅色資本加速資本走出去的步伐,自是可期。第一站必定是保證資金自由進出、私有產權受到充分保障的香港,解釋了香港今年股樓兩市為何吊詭地異常暢旺,但實際上完全與經濟現實脫節,普羅大眾更沒有一如九七回歸時期,可以短暫分享經濟繁榮的果實,大吃大喝,反而憂慮前景,緊縮開支,出現負財富效應的相反現象。

樓價已經連升十多個月,中原樓價指數不斷創出新高,以至二手公屋呎價也創出1.5萬元的荒謬現象。儘管人人知道加息周期重臨,銀主盤亦見湧現,但明星名人高價搶購豪宅的新聞卻幾乎天天見報,蔚然成風,說明本港的貧富懸殊已經進一步惡化。富者不是投資增值,只是渴望保本保值;貧者則連立錐之地亦難求,能夠苟存於瘋狂的亂世,已屬萬幸。

因此,不要怪普羅大眾憎人富貴厭人窮,因為無助無奈復無能的廣大市民,只能冷眼看世情、坐山觀虎鬥,頂多盼望窺準時機,執死雞分一杯羹而已。

以安邦集團掌舵人鄧小平的孫女婿吳小暉突然被有關部門帶走不能再履行個人職務事件為例,公眾只關注安邦系A股與港股的表現,誰又理會誰勝誰負?反正天下烏鴉一樣黑,中國人所共知的潛規則,就是誰掌權、誰話事,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而已。

中國企業已再無姓資姓社的問題,只有姓江姓張、姓鄧姓陳,抑或姓習姓王的問題,因此所謂價值投資法全不管用。與其分析中國企業資產的投資價值,倒不如知道背後撐腰的國家領導人誰更有權力和得勢,更加重要。在中國,一人得道,必定雞犬升天;反之,將軍一去,自是大樹飄零,樹倒猢猻散,千古不易。

面對香港這個殘局,要徹底剷除689政權和中聯辦利益團夥的禍害,能不將矛頭對準其背後興風作浪的主子張德江嗎?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6月16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教育自主淪喪,如何抵抗官方國族主義?|香港革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