煲呔專訪唔忍口,曲線喪踩689!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不跟前度做朋友|陳頌紅網誌

2017-6-20 14:00
字體: A A A

當前度已經變成前度,沒有捨不得的理由。

不管是誰提出分手,總有不能走下去的難奈。完了就是完了,還要拖拖拉拉、婆婆媽媽地成為對方生活中的不散陰魂,實在恐怖。

前幾天聽一個女性友人說,她的名字,原來是他爸爸前度女友的名字。她爸爸一直忘不了那一任女朋友,便以女兒的名字,紀念一段逝去的諾言。

表面聽來好像很浪漫,其實是自私、殘忍得要死。

我第一句就問:「你媽媽可知道此事?」

她說知道,「據說當時媽媽完全沒有反對,由得爸爸。」

由衷寫一個服字。

可以任由丈夫前度的名字,一生一世跟自己密不可分,簡直不可思議。一不,她媽媽大量、自信得驚人;一不,她愛她丈夫的程度,遠比他愛她多許多。

女性友人說:「媽媽認為,她是最終勝利者,所以不必跟手下敗將計較。」

從不知道,「最後勝利」所產生的包容度,可以這麼大。只能說,換了是我,如果丈夫要求把前度的名字,變成女兒的名字,即使我表面沒事,心裡面都會感到受傷。

但偏偏,總是有些人,忘不了前度,又總是有些人的前度,有如冤鬼纏身。根據《今日心理學》,美國康乃狄克大學有一項研究發現,分手後仍然做朋友,壞處比好處多。而且這一類友誼,屬於低質素友誼,因為兩個「朋友」之間,信任程度有限(畢竟是無法在一起),而且相比起其他友誼,甚至是不牽涉愛情的異性友誼,都較少情緒支援,也較不在乎對方感受,所以整體友情滿意度很低。

不管是什麼原因──不甘心分手、自己家人跟前度仍有聯絡、不忍拒絕前度見面的要求、妄想對方回心轉意、覺得現任比不上前度等,所有難捨難離,都有可能換來第二次心碎。與其在分手之後才懊悔,不如趁愛情敗光之前,好好經營。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6月2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華爾街日報》:李嘉誠擬明年90歲前退休 留任長和系資深顧問一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