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香榭麗舍大道汽車撞警車爆炸 內政部長:攻擊未遂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龍蝦做晚餐|姚啟榮網誌

2017-6-19 23:15
字體: A A A

冬天一個平常的週末,沒處想去,就不如吃一個早來的晚餐。這個晚餐,在一般人的心目中,只不過是一個下午三時多的下午茶餐。吃了不過是半飽,然後等到入黑後,進食真正晚餐。冬天的日子太短,夜間太長。五時後陽光逐漸消失了,很快街上和店鋪的燈紛紛亮起。看到黑夜來臨,如果加上風雪飄飄,寒風凜冽,難怪令人覺得一天過得特別肅殺漫長。悉尼的某些地方,晚間可能結霜,但市中心方圓五十公里,恐怕還不至於寒冷得要下雪。只有藍山國家公園的一帶小鎮,或是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交界的大雪山國家公園的滑雪場,可能看到真正的厚雪。從悉尼驅車前往滑雪場,要花大半天,給你看個飽玩得不亦樂乎。至於要在藍山國家公園看雪,要等天氣。

我們的早來的晚餐叫下午茶餐。悉尼的咖啡館,只有早餐和午餐,沒有什麼下午茶餐。一杯茶或咖啡,其實就是簡單的下午茶。很多咖啡館下午4時或5時就關門了,根本不做晚上的生意,何來晚餐。現在也流行全日早餐,叫all day breakfast,或all day brekky,由早上6時起供應,下午5時關門,已經工作了十多小時,再沒有什麼人要喝咖啡了。晚上大家要喝是酒,小酒吧最受歡迎。咖啡館黃昏前關上大門,大家休息去也,合理不過。只有華人社區的餐廳食館,按照這裡華人的生活方式經營,跟悉尼的一般咖啡館的營業時間有別。

一般華人的餐廳食館,無論中式或西式,早上10時才開始供應早餐。香港人喜歡的飲茶,澳洲人直接按粵音翻譯成yum cha,當然不是西式的tea。他們早知道yum cha的意思就是香港人或廣東人的方式:喝中國茶,吃點心。點心從中文翻譯成為dim sim或dim sum。如果按照粵音點心的譯音,dim sum才是正確,dim sim像是半粤語半普通話。不過現在說普通話的人,比粵語多得很,因為來了很多移民、學生和遊客。以前悉尼市中心的唐人街,大部分人操廣東話。近年普通話才是主流。走過酒樓食肆,門前的知客見你是黃皮膚黑頭髮,默不作聲,貌似同胞,劈頭第一句就是普通話。

至於香港式的酒樓茶市,負責招待賓客的,還是操粵語,我們一聽到,就知道是否香港的粵語。悉尼市中心有一間香港式的茶樓,不是位於唐人街內,而是位於市中心接近悉尼塔(Sydney Tower)的附近。光顧的人都是上班族,什麼膚色的人也有。進來的人都知道午餐就是yum cha,大家手執筷子,把點心送到嘴裡,毫無難度,跟我們一樣身手敏捷,儘快吃光。這裡的牛脷酥和酥皮蛋撻,水準之上,不需要長途跋涉乘飛機回港才吃得到。當然唐人街附近有很多傳統的酒樓,也有不少新派的粵菜和食館。我不是食家,所以並沒有什麼資格給予什麼推薦。朋友中多住在悉尼近郊,大家相聚,只會選擇居所附近,絕不會老遠跑到唐人街。許多位於其他區華人的食肆,都有他們的特色,有些更名為私房菜,餐單不時更換,對經常光顧的老主顧確有新鮮感。

我們經常光顧的酒樓,沒有港式酒樓的排場,小小的一間,名之為京式小廚,其實是混合式,但不是像茶餐廳那樣,幾乎什麼都有。下午茶餐由2時半起供應,下午5時結束,之後是晚市。下午茶餐的餐單包括任擇一款湯粉,湯麵或包點,每位不需9澳元,份量算是足夠。如果5時前進食,的確可以令人不需要再吃晚餐了。如果想要份量多一點,可以選擇午餐。下午茶餐和午餐都送贈飲品:奶茶、咖啡或檸茶。一個湯麵或湯米粉,加一杯熱飲,不需要吃得過飽就好了。5時前,這間小廚特別多人光顧,不知道是否像我們一樣,吃個下午茶餐當做晩餐。

這天我們坐下不久,正在等候下午茶餐送來。一會兒來了兩個年輕的女子,推着嬰兒車進來,坐在我們旁的的桌子。其中一個像是個母親,把嬰兒提出來抱著。另外一個是友人,忙於點菜。她們都說普通話,指著菜單問侍應龍蝦的價錢。龍蝦加上處理的價錢每公斤約百多澳元,如果加伊麵底,每公斤便要多加28澳元。餐廳的魚缸裡的大活龍蝦每隻約2公斤多重。換言之,這道羌䓤焗龍蝦的菜便要接近400澳元左右,相比之下,我們的下午茶餐當然吃得寒傖得多。她們說得很有禮貌,後來要更換一張清靜的桌子,以免嬰兒在睡夢中驚醒,也沒有什麼不可一世的態度。兩個人吃一頓飯要400多澳元,你可能說貴。但在她們的眼中可能很值得,因為新鮮的龍蝦肉嫰味美。珍饈百味,尤如人生的種種奇妙之處。你活得自由自在,無須為五斗米折腰,才是值得高興。

(圖片來源:臺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6月19日 下午11:1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卡片蘇忽爆撐港視 當年肯學薯片就唔使玩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