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傳媒擬外判工序 工會記協均籲員工暫不應接受方案

馮仁釗 -缸湖內外

-缸湖內外

炒股三十年,大起大落,險死還生,歷盡風浪,看透大中小鱷百態,在金融資本當道焗賭的年代,仍然在股海浮生,冒險犯難,鱷魚頭上釘蚤乸。人性是社會關係的總和,缸湖內外,盡顯人性貪婪與恐懼的面相,主宰一切。

A股入魔指中國一嚐夙願後果好壞參半 香港肉俎砧板上榮辱與共只能智取求生|馮仁釗|缸湖內外

2017-6-23 07:52
字體: A A A

中國A股終於一償夙願,三度申請加入MSCI指數不果後,今年最終成功。由明年5月起,摩根史丹利會分段把222隻大市值A股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較原先建議的169隻為多。儘管只佔該指數的加權比重0.73%,資金額約為170億美元,相對於市值達76,000億美元的A股而言,可說微不足道,只佔一天的成交金額二、三成左右,然而意義深遠,意味著大陸的金融市場加快國際化的步伐,再不能閉關自守,自成一國。

後果好壞參半。

好的方面,大陸市場進一步對外開放,重新吸引外資流入,既可抵消兩年前A股暴跌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令殭屍化的大陸股市有復活的機會,亦可平衡近年資金一面倒向外流出的趨勢。雖然大陸市場的開放步伐可能追不上台、韓等國家,MSCI指數的權重遞增至最終的比額17%,估計須時6至10年,但覆水難收,因為國際被動和主動基金都會按照摩指增加在中國A股的投資金額。倘若連富時指數亦成功納入A股,理論上未來十年流入中國股市的基金,最高可達4,290億美元。

壞的方面,就是大陸股市再不可能與金融資本主義當道的全球金融市場區隔,國際上任何風吹草動,都會直接波及大陸市場,情況就一如八十年代末期的日本。說真的,如果兩年前的A股早已「入魔」,而外資在大陸股市的投資金額又具決定性的比分,中國就真的和已經「支爆」,與金磚五國面臨相同命運。

今次談判,表面上是MSCI作出了讓步,將指數基金及衍生產品的審批權交給中國證監會,但正所謂「唔怕你精,唔怕你呆,最怕你唔來」,國際金融資本引君入甕,自然有辦法圖利,最終要你付出代價。中國對涉及沽空或買跌成分的衍生產品有所顧忌,人家一樣可以在外面以報酬互換(Return Swap)的方式發行ETF,毋須真實持股,一樣可以大賭特賭。只要賭博注碼夠大,一如金融海嘯的衍生產品數以萬億美元計,強如歐美各個經濟大國亦可幾乎拖垮,中國決不會是例外。

金融資本主義的本質就是賭場經濟(Casino Economy),注碼太大,就會反客為主,原先美名用作對沖風險的衍生產品,倒頭來就會變成國際金融大鱷互相撕殺的賭具。

不過,短期而言,香港的股市必定受惠,因為外資避免受制於額度有限和資金進出限制多多的QFII,會直接取道滬、深港通北上,有利催旺港股投資氣份,而最直接受惠者,莫如已成具香港特色的半隻國企股港交所(388)。

中共權貴紅色資本愈來愈依重香港的金融市場,以確保國家、企業和個人利益,口頭上不得不堅持「一國兩制」的中央,自然要全面操控香港的金融財政大權。今次林鄭月娥公布新班子,正正驗證了政治是經濟集中表現的不易真理。陳茂波被公認庸碌貪腐,公信力零蛋,在國際上全無聲望,偏偏按照「郭文貴理論(Kok’s Theorem)」,周身痛腳,俯仰由人,卻吊詭成為最符合充當中共奴隸傀儡的最佳人板。因是之故,無論林鄭月娥如何不願意,甫當選特首便四出獵頭,又有所謂師傅任志剛指導,所有推薦的猛人如王冬勝、梁高美懿、歐陽伯權都全部墮馬,無一倖免,難怪未卜先知的囤地波坐定粒六,在上屆水鬼陞城隍做財政司司長後,便立即大興土木,急不及待裝修府邸大過官癮了。

願意不願意也好,香港的命運已經牢牢地與中國綁在一起,榮辱與共。要求獨立自主的新世代可以憎恨中共,不做中國人,卻千萬不要盼望和迷信中國「支爆」,因為覆巢之下無完卵,率先倒下的恐怕是香港而已。

形勢比人強,我們不能力敵,便要智取。中國勢頭好,北水源源不絕湧入,又利好消息頻傳,本港的金融資産和物業資產漲勢短期內不會更變,大道不行,準備乘桴浮於海的港人,就要把握時機趁高套現,留住青山。天下之大,又何處不可容身?

(圖片來源:MSCI google+)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6月23日 上午7:5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香港自治,就是要決定自己的政治|香港革新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