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駐港英軍150年石牆 或遭立法會「判死刑」

十問個為什麼──黃浩銘

2014-5-25 16:00
字體: A A A

「黃浩銘」三個字,你未必會記得,但如果我說「社民連向曾蔭權掟粟米斑塊飯」一事,相信你總會有些印象。

那件事應該是黃浩銘的「成名作」,但他加入社民連,當然不是為了出風頭,而是希望以抗爭手段為市民爭取利益。

他參選過沙田瀝源區議員,雖然落敗,但得到近四成選票,成績不錯。他又是「長毛」梁國雄的議員助理,幫手跟進社區個案。當然,近來成為新聞焦點的拉布戰,他也是重要一員,負責寫修訂案、發言稿及在議會支援長毛。

有趣的是,他曾幾何時打算考入政府做AO,其家人也是親建制派人士,後來卻竟然加入最「反中亂港」社民連,究竟轉捩點是什麼?

今個星期,「十問個為什麼」有剛當選社民連副主席不久的黃浩銘。

十問個為什麼──黃浩銘

黃浩銘,社民連副主席,26歲,理工大學社會政策及行政學系學士,中文大學社會工作系社會政策碩士。曾被《文匯報》高度「表揚」為「極端暴力狂熱分子」。

1為什麼你會由當初打算做政府工,轉為現在的從政?
那些年,大學時期身邊的同學都想投身政府,現在他們有做見習督察的,有在城規會工作,亦有在懲教署做。而我跟他們一樣,都曾有AO夢,但遇上了社民連後,發現自己完全不適合做一個遵守現有規則的公務員。自此,就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2為什麼當年要向曾蔭權掟粟米斑塊飯?不怕會犯法坐監嗎?
其實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當年我沒有向曾蔭權「掟」飯,只是被保安員弄掉了飯盒,再用手拿起飯糰,問曾蔭權「知唔知米貴?」而已。那時候,沒有想過會觸犯甚麼條例,結果被控「擾亂公眾秩序」,第一次上庭當然有點緊張,最後卻無罪釋放。被控五次,三個案底,已有心理準備,不再擔心甚麼坐監的問題,反正佔中的時候大家都一同入獄。我只擔心香港人在資訊發達、充滿娛樂的香港,有沒有時間和空間,思考我們所關心的事和探究背後的原因。

3為什麼你會加入社民連?
有一次在YouTube看到黃毓民大戰李慧琼,從此開始聽他的網台,被他、蕭若元及長毛薰陶感染,才加入社民連。
4為什麼你年紀輕輕,卻會成為了社民連副主席?
承蒙會友錯愛。然而在社民連中,其實擔當任何崗位,都與他人同等。我們不講究身份高低,而是在不同職份上各盡其責。對我個人來說,在會內擔當執委,就是社民連的前鋒,就是會眾的僕人。
5你家人本身是親建制派人士,為什麼他們又會支持你加入社民連及搞社運?
家父是鄉事派的成員,當初他固然反對我所做的事,甚至多次爭執,想法跟現在大部份建制派差不多。但經過幾年他對我的觀察,他的態度有所轉變,似乎是看見我的抱負。有時候,街坊有一些疑難要解決,他工作繁忙時都會跟我說,讓我去跟進。我想,這也算是一點點支持吧。
6為什麼社民連今次要發起《預算案》拉布?
嚴格來說,這次是議員仔細審議各個《預算案》範疇。但說是「拉布」,我也不會矢口否認。其實,社民連的目標就是爭取「全民退休金」。90年代,全民性的退休金計劃曾在香港掀起一場大爭論,當時的民主派及民建聯工聯會等都支持,唯獨工商界強烈反對,最後老年退休金計劃被打敗,兩年後出現了工商界支持的強制性私人公積金計劃(強積金)。然而,當年的民主派、民建聯和工聯會,都繼續爭取老年退休金,要有雙重退休保障制度,到今天都20年了,仍然沒有蹤影;而退休保障制度自2000年起,發展亦停滯了十多年。作為政治團體,我們唯有採用一種更進取的議會抗爭去爭取,即使未有爭取成功,起碼都可以掀起討論,繼續撒種。

7為什麼你明知曾鈺成總會剪布,《預算案》最終都會通過,但還要花時間拉布?
我們明知很多事情都很難成功,但如果那件事「值得做,應該做」,我們都應把握時間「快點做」!我們目前會爭取時間向大眾宣傳「全民退休金」的重要性和合理性,布拉得愈長,就愈多時間解釋;愈成為「財政問題」,就愈是社會焦點。
8政府都說過,拉布可能會拖延長者醫療券,以及綜援出雙糧等惠及基層的措施,為何主張幫助基層的社民連還要繼續拉布?
所謂「財政懸崖」是政府自製的,他們可以根據香港法例第2章《公共財政條例》第7條,向立法會再次申請臨時撥款,立即化解財政危機,或者與議員商討,回應議員訴求。但現在政府要「鬥爛」,要整個社會「攬住一齊死」,那麼我認為政府是要負上所有責任。我們固然不希望市民大眾受損,但所有權力其實在政府手上,解鈴還須繫鈴人,核心問題始終要由政府解決,請曾俊華顯示出他對香港的承擔!
9為什麼社民連只是集中拉布,卻沒有同時落力向民間宣傳全民退休保障的好處?
其實,我們已在整個拉布過程兵分三路,其中一路是在地區宣傳,目前已派發近萬份文宣《講開又講》,又向公眾解釋為何要拉布,為何要爭取「全民退休金」。另一路在網上宣傳,近日我們也造了不少圖去解釋我們所做的一切,觀看紀錄,我看我們的宣傳力度不比《852郵報》弱呢!(笑)
10為什麼社民連如此重視「全民退休保障」?
香港近百萬長者,貧窮長者近三十萬(即三個老人一個貧!),隨著人口老化,這個數字只增不減。而「全民退休保障」是一個部份預先儲蓄(partially pre-funded)的制度,愈早成立養老基金,就可以為將來做好準備,反則愈遲,政府要投放的種子基金就要愈多。退休保障問題已經纏繞香港30多年,目前只有強積金、政府資助(綜援)及個人儲蓄的三條支柱,完全追不上國際步伐。加上百萬打工仔女被「強姦金」剝削,不少人畢生儲蓄,都因為金融海嘯被捲走一大筆努力賺回來的退休金,又或被老闆多次遣散,退休金隨即被遣散費對沖,所剩無幾。此外,還有不少家庭主婦和傷健人士,因沒供強積金未能保障其晚年生活。凡此種種,已是水浸眼眉,「全民退休保障」這疋布,豈能再拉下去?因此,社民連「拉布」,實際就是要剪布,不能讓工商界及政府將這問題無了期拖下去!

*因排版需要,部分圖片經過剪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5月25日 下午4: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發現嬰屍今年第6宗 同類慘劇揭外傭又一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