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最後陳述:我沒有敵人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夜半爆炸頭|陳頌紅網誌

2017-6-28 14:00
字體: A A A

很怕在全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之下,聽到門鈴聲。

明明知道沒有人送貨、沒有叫外賣、沒有朋友到訪、也不會有俊男送上門,忽然──叮、噹!

到底是誰?

虛弱的心臟會即時劇跳,不斷猜測來者何人,思算應否去應門,還是假裝沒有人在家。

通常,在非常慎重地考慮了十幾二十分鐘之後,即使最後決定去開門,按門鈴的人,都已經不在。

太沒耐性,罷。

不過這一年半載,在下午至黃昏時段,久不久就有不速之客按門鈴。而當我去開門的時候,外面卻連鬼影都沒有。之後好幾次,當門鈴一響,我想也不想就衝出去開門,但依然無人。

打電話問過保安員,是否有人上來找我,他們的回答都是「沒有」。

好詭異。自此,一聽到門鈴聲,後頸就會有陣陣涼。

其中一個保安員跟我分析,可能是樓下鄰居的一群補習學生,下課後,頑皮地玩按門鈴遊戲,又可能,真的有人上錯了樓層,按錯門鈴。

總之,也許是日間這些頻密按門鈴事件,晚上當我入睡後,久不久都會有門鈴幻聽,忽然就被門鈴聲嚇醒,整個人彈起來。

在心理學家和精神病學家的角度,這種幻聽,叫做「爆炸頭症狀」。別誤會,所指的並非吳君如、徐濠縈、鄭秀文,甚至張曼玉都剪過的蓬鬆爆炸頭,而是一種在入睡初段發生的巨響幻聽。CBS新聞網站引述《睡眠研究》一份華盛頓州立大學的報告,指五個人之中,就有一人曾經發生爆炸頭症狀,通常會聽到打雷聲、尖叫聲、開槍聲、大力關門聲、電話或者門鈴響聲等。驚醒後會有短時間的心悸和劇烈心跳。心理學教授Brian Sharpless解釋,睡眠時,我們的感官系統,原本應該關掉,但大腦指揮聽覺開關的功能偶爾出錯,便造成幻聽。尤其在壓力大和精神緊張的時候,這種情形更容易出現。好吧!只要知道是大腦出問題,而不是冤魂索命,那我就安心。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6月2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原來,大陸冇一個人叫「劉曉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