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總勿提「三權合作」,港商須闖「保城之路」![林行止導賞]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死人和笑死人|陳頌紅網誌

2017-6-29 14:00
字體: A A A

有時候,明明不應該笑,但卻偏偏忍不住笑。

在《聯合新聞網》看到一則新聞,有關死人和笑死人。

在印尼,一隊嚴肅而悲哀的送喪隊伍,正抬著死者的棺木,沉痛地把他移送到安葬的地方。

六個抬棺的壯丁,走呀走,走呀走,忽然,「咚」一聲,死者從棺木底部掉到地上。

照道理,我們拿著一隻燒鵝回家,中途紙袋穿了一個洞,燒鵝掉到地上,我們都不可能不知道。

可是,抬棺的壯丁,卻竟然完全沒有察覺死者從棺木裡跌出來。他們繼續向前走,心裡面可能還暗暗在想,「咦,肩頭輕鬆了這麼多,一定是後面有人加入幫忙。」

死者的屍體就這樣被遺留在路上,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直至周圍的途人驚魂甫定,大叫大喊,抬棺的壯丁回過頭去看,這才發現死者無助地躺在後面的地上。

他們匆匆跑回去,把死者重新安放在棺木中,確定放好了,不會再掉下來,便繼續上路。

看這片段的時候,我不禁失笑,而且腦裡面閃過了「一路好走」的新解釋──大概是,「唔好一路走」。

明明人家在辦喪禮,我卻在笑,實在有點麻木不仁。套用心理學的術語,我犯的就是社交行為失當,甚至認知錯誤,以為自己在看喜劇。

幸好,經美國臨床心理學家Guy Winch診斷,我的認知失誤及行為失當,不算嚴重。他解釋,發生意外時笑,在演化路上具重要作用。例如有族人在樹上掉下來,大家會跑到樹下,察看他的傷勢,當知道他沒事,通常的反應,就是笑。所以笑是可以傳遞「我OK」訊息,並舒緩之前因為面對突如其來事故的緊張情緒。在不適當場合失控地笑,同樣,是大腦其中一種緩和不安的方法。不過,由於我們之前沒有任何預警,自己會出現這些不恰當行為,所以大腦的遏制能力,一下子無法提升,結果,我們有可能笑得更厲害,甚至停不下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6月29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習總訪港】《新華社》:經濟、生命安危上「中央對港關懷始終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