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陳智思撐一地兩檢指有人或存心到西九被捕 「既然不會到上海又為何會走入內地管轄區」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一點燭光|陳頌紅網誌

2017-8-6 14:00
字體: A A A

對於燭光的最早記憶,是小時候家裡停電。

印象中,那時候偶然都會停電。由於住的地方沒有管理處,不能打電話問保安員發生什麼事,什麼時候才恢復電力,所以,惟有等。平日爸爸總會在觸手可及的地方,放置一些蠟燭和火柴,以防萬一。停電時,雖然有手電筒,但爸爸仍會在飯桌上點燃四、五支蠟燭,令家裡不至於太暗。

稍為長大了一點,我也學著爸爸,把幾滴熔了的蠟,滴在桌面上,然後盡快把蠟燭固定在上面。能成功點燃一支不倒下的蠟燭,可算是一項小成就。

當電力恢復,另一個任務,就是把桌面上乾涸了的蠟,用小鏟子清除。由於桌子表面很光滑,鏟的過程其實不費功夫,有時候用指甲都可以把它刮掉。

我喜歡一家人在停電時的親密。也許父母擔心我和妹妹害怕,所以在這種漆黑環境裡,總是靠得我們很近。無論我們想去哪裡,他們都會牽著我們的小手,並拿著電筒,為我們照明。

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在只有一閃一閃的微弱燭光裡,總會不其然壓下聲線,以喁喁細語的方式交談,就好像在山洞裡面躲避敵人追捕似的。這時候,媽媽的聲線也特別溫柔。在燭光旁邊的她,臉上那些嚴母稜角全部磨平,忽然變得圓潤、溫婉。

現在總算明白箇中原因。根據瑞典隆德大學人類工程學家Christina Isaxon,蠟燭起源於火把,是我們祖先照明、取暖、煮食,甚至驅趕野獸的重要工具,所以蠟燭可以提升我們的安全感,令心跳速率減慢,情緒平穩,而當我們嗅著蠟燭煙味的時候,也願意跟其他人有較近距離接觸。

古希臘人更相信,點燃蠟燭會帶出神奇力量,可以夢想成真。於是,天主教堂裡的蠟燭、生日蛋糕上的蠟燭、廣場上人人手中捧著的蠟燭,都只不過是盼心中卑微願望,有達成的一天。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8月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一地兩檢】陳弘毅指一地兩檢非港自治範圍事務難做公眾諮詢 憂被監控可不坐高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