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覆核】梁國雄:可考慮總辭,但目前未能達癱瘓政府目的

恐懼鳥

-恐懼鳥網誌

恐懼鳥,男,大學讀犯罪學和心理學;從小喜歡蒐集世界各地的都市傳說和恐怖奇聞,並希望將恐懼在人群中散播。facebook專頁: 恐懼鳥 Scary Bird

世界各地都市傳說系列—「邁阿密的陽光海灘(與喪屍)」|恐懼鳥網誌

2017-7-16 23:30
字體: A A A

數星期前,小編和好友去了邁阿密(Miami)旅遊。當你的好友移民到美國,再加上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不太穩定時,你的旅遊地點也收限於美國本土了。
作為美國第四大城市,邁阿密除了有迷人的熱帶沙灘外,還是商業娛樂之都,文化藝術的大熔爐。在這裡你可以看到一個街區滿是鬼斧神工的塗鴉建築,但再過些就變成極具異國風情的「小古巴區」,那些高樓大廈矗立的商業區也在融會其中。
那一星期,小編和好友租了一輛開蓬跑車(那絕對是窮人裝富的玩意)在邁阿密四處闖蕩。去沼澤看鱷魚、去天體沙灘親親自然、去夜店看脫衣舞孃……每晚也玩到筋疲力盡才駕車回旅館。
我們的旅館位於邁阿密沙灘(Miami Beach),邁阿密沙灘是個長條形的島嶼,大部分豪宅和酒店都集中在那裡,然而大商場、夜店、藝術館則在半島下城區。所以每天來往邁阿密沙灘和下城區,我們都需要駛過一條長長的過海天橋—麥克阿瑟堤道(MacArthur Causeway)。
每次駛過麥克阿瑟堤道大橋,不論是日頭或夜間,小編都會由靜靜探頭出窗外,觀望四周的道路和建築。腦海裡不斷重組當日的犯罪過程,試圖模擬出那名男人吞食人肉的咀嚼聲、流浪漢被撕爛面容發出的悽厲慘叫聲、途人駛過時發出的尖叫聲、警察到場時不知所措的叫罵聲……
你絕對想像不到在這條繁忙天橋上曾經發生多麼可怕的血案。

====================================================================================

Ronald Edward Poppo偶爾獨自一人時會想,世上應沒人對「世事無常」一詞比自己有更深刻的體會。

Poppo出生於1947年,是二戰後嬰兒潮第一批小孩。小時候被測到智商高達129,是一名資優兒童。他憑著天資入讀當時曼哈頓最著名的「史岱文森高中(Stuyvesant High School)」,參加了入面的拉丁俱樂部和輔導生會,那只有品學兼優的學生才做到。
但後來由於不明原因,Poppo高中畢業後報讀了較差的社區大學,更在不久後退學,過住浮浮沉沉的生活。1976年,他拋妻棄子離家出走,做流浪漢四處遊蕩,沒有再和家人聯絡。
然後一流就流浪了36年。

2012年5月26日,流浪到邁阿密的Poppo躺在輕鐵天橋的下方,高速公路旁邊的行人道上,聽著收音機,享受住正午溫暖的陽光。數天前有社區中心的人前來勸喻他參加什麼安居計劃,但媽的!她們根本不明白他很享嚮這種自由自在的生活!邁阿密不單止空氣好,而且街頭乾淨且多草皮,這根本是「安樂窩」。他在想可能小睡一會兒後,便走去邁阿密沙灘逛逛,看看有沒有好心遊客會給他一餐安頓,然後再去沙灘走一轉……
突然一個黑影出現,遮蔽了照射在Poppo身上的陽光。

Poppo已經流浪了36年,他在街頭見過不少癮君子、瘋子、殺人犯。但當那男人站在他面前時,Poppo仍然感覺到心臟嚇得跳到上喉嚨,恐懼經血液流遍全身。那個男人身材高大,全身赤裸,腋下夾住本聖經。雙眼瞳孔收得很細,散發住近乎野獸的光芒。
這名男子就是數小時前還是「教會好好男孩」的Rudy Eugene。
「你偷了我本聖經,老傢伙。」Rudy Eugene咆哮道。難以解釋的憤怒使得他說話時面容扭曲,下顎微微抽搐。
「嘿老兄冷靜點,我沒偷你本聖經,你本聖經不是安然在你手上?」雖然Poppo知道道理在自己那邊,但在這頭怪物面前,他感覺到自己很渺小,語氣弱得微不足道。
Eugene沒有用語言回應Poppo的提問,取而代之是一聲仰天咆哮,然後一躍撲在Poppo身上,朝他打拳打腳踏,情況宛如大獅壓小羊,Poppo根本反擊的能力也沒就被壓倒在地上。Poppo感覺到自己的鬆軟的褲子被Eugene強行脫去。
媽的,他想強姦嗎?這搞笑的想法在Poppo腦海一閃而過。

但臉頰傅來的劇烈痛楚否定了Poppo這想法,那名陌生男人用尖銳的牙齒陷進Poppo的臉頰,硬生生把肉撕下來,Poppo發出悽厲的慘叫聲。Poppo手腳徙勞地掙扎著,但男人很快再展開攻勢,這次目標是Poppo的鼻子。Poppo感覺到一股清涼的感覺由鼻孔傳來,這是因為他的鼻子已經不見了。
嘴巴、耳朵、額頭……過於劇烈的痛楚中止痛覺神經,Poppo的叫喊聲愈來愈弱,意識在漸漸逝去,自已面上的肉正一點一點被人咬去,骨肉暴露於空氣中。當Poppo感到左眼球被Eugene「卟」一聲吮入口腔時,謝天謝地他終於昏過去了。

Larry Vega幾乎每天都用單車代步,上班又好逛街又好,即使今天星期天也不例外。這天他駛上麥克阿瑟堤道,準備上天橋去沙灘。
就在他駛近《邁阿密先驅報》總部時,看到兩個赤裸裸的男人攔在前方。Larry起初以為什麼癮君子在搞天體性愛,但當好奇探頭往前瞥時,眼前的情景嚇得他幾乎馬上由單車跌下來。
那個較瘦削的男人橫躺在,早已失去意識。而那個較健頭的男人則跪在地上,像野獸看到美食般不斷啃蝕另一個男人的頭顱,眼神充滿憤怒。鮮血由瘦削男人破開的頭顱流出來,在他們倆下方形成一個小血池,宛如藝術品般。

「放開個男人!我會報警。」Larry嘗試喝止那名男人,但那男人只是直勾勾地回望他一眼,便繼續專注在他手上的頭顱,努力挖出更多肉來。
愈來愈多途人見狀紛紛報警,對警察說一名黑人把流浪漢打成紙漿。當警察要求更詳細的位置時,電話另一端的市民尖聲地說:「你沒可能錯過他,那個男人赤條條,半點衣物也沒有。」

數分鐘後,警員Jose Ramirez到場。
和Larry一樣,Jose起初以為只是尋常打鬥,但當看到地上的血泊和Poppo的毀爛的面時,嚇得獊狼後退數步,馬上從腰間拔槍。Jose多次警告Eugene立即停手,但Eugene仍然沒有理會警察,繼續猛力咬落Poppo的頭顱裡。
當Jose嘗試舉槍走近時,滿臉鮮血的Eugene迅速地轉過頭來,對警察齜牙裂嘴,嘴角還懸吊住一塊從Poppo臉上撕下來的血肉。他用猙獰的目光狠盯著警察,開始連環發出像野狼般的仰天咆哮。
Jose二話不說,果斷地對Eugene開了一槍。
但可惜完全沒有用。
仿佛失去痛覺似的,Eugene對打入體內的子彈毫無反應,逕自轉頭沉醉在眼前的人肉大餐裡。在別無選擇下,警員Jose唯有再次扣下板機,開第二槍、第三槍、第四槍、第五槍……直到Eugene倒卧在地上動也不動為止。

Eugene的屍體躺在他本聖經數米外,他終於更加親近上帝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7月16日 下午1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世界各地都市傳說系列:邁阿密陽光海灘(與喪屍)|恐懼鳥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