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浩接手《壹週刊》後屢批員工戴有色眼鏡 稱對「毒瘤」零容忍|任馬霖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匆匆沖沖|陳頌紅網誌

2017-7-20 14:00
字體: A A A

很懷念跟妹妹一起洗澡的日子。小時候住公屋,地方小,沒有私人空間,惟有趁一起洗澡時,以水聲遮掩談話聲,方便講媽媽是非。可能是自小養成的習慣,到了美國之後,即使各有各的房間,即使父母上班不在家,我們依然會走進浴室這個秘密基地,肉帛相見地講是講非。

其實真正洗澡的時間很短,不必環保組織呼籲,我們都挺節約用水。因為聊天已經聊去大部分時間,如果媽媽在家,她就會來拍門:「你倆到底是不是要搬到浴室裡面住?那我可以把兩個房間租出去。」媽媽催促兼恐嚇,我們只好玩「鬥快沖涼」遊戲。玩法是對方隨便哼一首歌的旋律,而洗澡的人必須在旋律停止前關掉水龍頭,才算過關。輸的就要在媽媽面前承擔所有佔領浴室的全部責任。如果兩個都沒輸,當然,共同受靶。所以在三、四分鐘之內要洗完澡,對我們來說是等閒事,絕對符合綠色力量提倡的「五分鐘洗澡」。

但自從年紀大、機器壞,經常出現腰背痛之後,浸浴就是其中一個能暫時舒緩痛楚的方法。雖然水務署的網站告訴我,每次浸浴,會耗去一百五十公升的水(若以花灑淋浴,則每分鐘用十至二十公升水,視乎花灑流量。但香港人平均用十三點七分鐘洗澡,那就是說,至少耗掉一百三十七公升水,跟浸浴相差無幾),不過由於有「治療」需要,有時候,不得不放肆幾次。

據說,日本人是最愛浸浴的民族。曾有調查指,約三成日本人,一年四季,每晚都浸浴。日本人認為那是他們彌補睡眠不足、缺乏運動,以及舒緩精神壓力的天然療法。不過跟中國人不同的是,我們習慣「先浸後洗」,浸浴後再沖洗身體。日本人則是「先洗後浸」,把身子沖擦乾淨才走進浴缸,所以有些家庭可以全家人共用一缸水,也算是節省用水的方法。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7月2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白皮書」寫手提「香港模式」新路,變相判政改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