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商去年棄書情況嚴重 樂文書店經理:呢啲都係人哋作品心血

謝頌昕

-呃你十年

人,最易寫,又最難寫。即管寫寫看,說中了,就俾個LIKE;說不中,就當我呃你十年吧!

從Chester Bennington說起Linkin Park|謝頌昕網誌

2017-7-24 00:01
字體: A A A

早兩日臨睡前,如常地刷手機看新聞,忽然看到Linkin Park主音Chester Bennington死亡的新聞,雖英美藝人突然死亡屬時有所聞,如昨日的《寶貝智多星》爸爸John Heard,或敵不過「27歲魔咒」的Amy Winehouse,但還不及Bennington來得震撼,畢竟,他和Linkin Park都是我成長的其中一部份。

首次接觸Linkin Park為2003年的冬天,那年3月他們推出了第二張大碟《Meteora》,主打歌《Somewhere I Belong》橫掃全球,但我認落伍,年底才把唱片買回家。2003年對大部份港人而言都不好受,正式年頭衰到年尾,初中時期的我,又豈會不受影響?那年冬天,伴著我的兩張唱片就是《Meteora》和《真的戀愛了》的原聲大碟。看似很極端,其實又合情理,憤怒過後,自然要一點甜蜜溫馨作安慰。

中三的我很懶惰,聽英文歌不會刻意翻字典,嘗試理解歌詞的意思,聽得明副歌幾句就算,故當時旋律比歌詞重要,而《Meteora》除了Bennington富張力的歌聲和大部份歌曲都流露的怒火外,我更留意韓裔成員Joe Hahn的打碟,大碟內一首個人表演的打碟作品,和冬天的黑夜配合得天衣無縫。的確,除怒火外,我更愛以冷漠作為對社會的回應。

其後Linkin Park和繞舌天王Jay-Z合唱,推出EP《Collision Course》,翻唱Linkin Park的作品。比起原裝作品的怒火,Jay-Z的加入使其多了一份玩味,更準確而言,是多了一份挑釁和瞧不起。中四的初夏,老師已不斷提醒要為公開試準備,當時我時因感受發燒等小病請假,躺在床上無事可做時,就靠Jay-Z的繞舌和Bennington的歌聲擊退病魔,兼一同嘲笑無聊的公開試制度。

Linkin Park最近兩張大碟我都有買,但回歸重金屬卻使我有點吃不消,而對樂隊近年最大的印象,應為替《變型金剛》唱主題曲,但《Collision Course》的作品至今仍收錄在我的iPhone內。還記得,2015年政改因「等埋發叔」而淪為「集體甩轆」,當晚收工時,iPhone正好播著《Izzo/In the End》,輕鬆的調子,像是為「恭喜」一眾建制派和政改三人組一樣。

中學時代瘋狂追捧幾隊英美搖滾樂隊,雖長大後少接觸了搖滾樂,但無可否認,他們是我成長一部份,載著我當時的所思所想。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7月24日 上午12: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思樂:殺鵝取卵的政權|讀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