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沙嘴警署警員疑偷拍女報案人 高層震怒要求全面徹查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硬道理|姚啟榮網誌

2017-8-1 23:23
字體: A A A

冬日的清晨走在路上,看到花朵紛紛開放,才知道已經過了三分之二的冬天,逐漸要離開了。初搬進獨立屋的時候,看看前院後院的草地,還有高高低低的樹遍佈在房子的四周,差不多以為自己住進了森林。叫森林有點誇張,但後院一株楓樹的確高至公寓的八至九層。鄰居的一株楓樹和松樹也同樣高壯,稍遠一點有幾株樹熊至愛的尤加利樹,還有些根本不知道叫什麼名稱的樹木,同樣在後院外的林木保留區長得頗為茂盛。我應該多謝這個小小的林木保留區,若果沒有它,區外一幢又一幢的五層高公寓就會貼着後院落成,像一個屏障。無論公寓的外表建造得如何優雅,顏色如何獨特,石屎和森林始終無法協調。幸好這些公寓都只是樓高五層,屬於低密度的單位,逐漸落成入伙,人口沒有突然暴增。住客也好像都可以互相保持安寧,沒有在晚上播放音樂。不過夜間份外寧靜,如果住客坐在露台談天說地,我這端也一樣聽得清楚。

但經過區議會的重新分區計劃下,市鎮中心火車站附近可以蓋近20層的高樓,沿着中心外向主要馬路可以由發展高收地建築五層的公寓。市鎮中心的東面已經蓋着兩幢高高的大廈,在我的後院可以遠遠看到。下年落成後,上下班的火車一定多了一批新搬來的居民。這個市鎮是新州州政府重點的運輸交匯處, 新建造的西北鐵路將在這裡和現有的鐵路線連接,然後轉乘火車往悉尼市中心。計劃中火車站的附近已經重新規劃,批准改建高樓,甚至說一個大型連鎖超市也要暫時停業2年,讓重建可以順利舉行。不過正如一個今年10月搬來這區的朋友說,以為搬來時什麼設施也有,但如今鎮中心依然故我,半點發展跡象也不見。到底是重建計劃拖延了,還是另有盤算,不得而知。正如把道路和鐵路的建設放在首位,而不是改善基本的醫療和環境,究竟是誰之過?

區內的環境是區議會的責任,大家按房屋的分類付出了每季徵收的費用,都想看到生活質數的改善。不過州政府於2016年5月12日倡議把全州的區議會重新劃分,用行政手段,把數個小區合併成為一個大區,美其名為提高行政效率,這叫做把議會強壯化(Stronger Councils)。但實際如何提高和強化效能,並沒有一套令人信服的計劃。在合併的過程中,也粗暴的取消了原有民選的議會,改由州政府委派一個行政官員負責,直到今年九月區議會重新選舉,選出新一屆的民選議席,組成議會為止。但為什麼行政手段可以取消民主選出來的代表,州政府沒有交代。於是有部分區議會向政府興訟,結果政府於今年7月27日宣佈,不再強迫反對的議會合併,已合併的就繼續運作。

到目前為止,新州有20個新合併的區議會。當初如果更多區議會反對和向州最高法院上訴,合併根本無法推行。自由黨州政府的合併計劃的背後,可能有些不可告人的理由,可能是為了讓自己的黨員在區議會勝出當選議員增加影響力。還有誰天真的相信合併為了提升效能?不過首先不滿合併是悉尼東部的沃拉拉(Woollahra)區。沃拉拉是許多富豪的根據地,人口不過6萬,但個人和家庭平均入息是全國的中位數2倍多,可謂人強馬壯,財大氣粗。他們首先發難,其他區議會相繼嚮應。州政府疲於奔命,又無法估計勝算,只好不了了之,總比後來輸掉官司好。至於我們住的地區早已列州政府重點發展的藍圖。利益當前,大家各懷鬼胎,反對合併者可能寥寥可數。

許多人心中的夢,只是增加自己財富的夢。所謂爭取民主,如果只是幾個人在叫囂,其他人袖手旁觀,定必一事無成。可悲的是歷史一再重演,以為從歷史中汲取教訓,結果大家從過去的教訓中學得更巧取豪奪,機關算盡。

社區的重新分配好,發展商和區議會都開心的向大家滙報從數據顯示這個社區發展得多完美。在不久將來,馬路兩旁的公寓全部落成後,一定成為一個高高的人為的屏障,阻擋了原來早上和下午從樹梢透射過來的陽光。傍晚沿馬路駛向西區,不知道還可不可以迎着刺眼的夕陽。不過大家都把發展當是硬道理,凡事一定把它放在首位,向外宣稱這是為了誰的好、誰的地區的人能夠安居樂業。這些政策宣傳,看多了只覺煩厭。我不是個挑剔的人,但看得多世情,反而多了懷疑。一些看似簡單的事情背後,如果覺得不可思議,就不禁讓人想到反省和提問。

(圖片來源:Woollahra Municipal Council)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8月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填水塘,建樓房|林超英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