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奪公民廣場案 判詞全文

讀者投稿

《852郵報》歡迎讀者投稿。請將稿件電郵至 editorial@post852.com。電郵來稿者請註明文題、筆名、個人資料及作者簡介。讀者投稿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報立場。編輯部保留對所有稿件的篩選及編輯權利。

尹靖廷:分裂國家的罪與非罪|讀者投稿

2017-8-17 20:17
字體: A A A

防止國家分裂當然是治理中國這個偌大國家的首要任務,國家主席習近平來港主持香港回歸20周年及第五屆特區政府就職典禮,期間並發表多番講話,傳達了「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踫,都是絕不能允許的」。值得留意的是,習近平講話中對於這些分裂國家活動取態、底線不能觸踫的標準,卻比國家內地法例中對分裂國家的罪與非罪界限,還要嚴厲。

根據中國的刑法典第 13 條,只要行為人主觀上具有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直接意圖,客觀上實施了組織、策劃、實施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行為,即可構成分裂國家罪,依照法律應當受處罰。 但該13條中緊接的「但書」同時列明「但是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也就是說,如果屬「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情況,就不宜以本罪定罪處罰。

從學理上而言,但書通常表示特別或除外的意思。在法律條文中,都訂有明確的正面意義,有時正面的意義不盡周全,就訂但書來作補充。因在法律條文的句端冠以「但」字,故稱為但書。是對刑法中定罪問題的一個限定,限制法官的定罪權,和因而起著對整體條文的指導和約束作用,是對此具有強大入罪功能概念的一種救濟和糾偏。

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院長暨法學院院長趙秉志,在其新近主編、題為《危害國家安全罪暨相關犯罪的法律適用》(中國法律出版社, 2016 )書中,對此但書的闡釋是「如果行為人出於狹隘的民族主義或地方主義情緒,或者出於對黨和國家某些民族政策的誤解而實施了一些過激的行為,或者雖有一些思想上的分裂傾向,而缺乏任何具體的組織、策劃、實施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行為,都不應以本罪論處。」

值得一提的是, 趙秉志該書是基於國家安全部部級課題「危害國家安全罪及相關犯罪的法律適用研究 」的最終成果編制,內容包括對12種危害國家安全罪、43種與危害國家安全罪的相關犯罪共計55種罪名進行較為系統、全面的分析和探討,並在體例上將每個罪名分別按「概念與構成要件」、「司法認定」、「刑罰適用」和「證據運用」進行闡述,具有頗高的權威性和參考價值。

在煽動分裂國家罪的罪與非罪的界限問題上,趙秉志採取同樣類似的二分法。他在該書中表示我國憲法保護公民的言論自由,但行為人有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目的,並且發表的言論具有明顯的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性質,就超出了法律所保護的言論自由的範圍,則構成煽動分裂國家罪。但「如果行為人只是因為思想偏激,個人利益未得到滿足,或者不滿現狀而發牢騷、抱怨,一般屬於個人宣洩情緒,不能認定為煽動分裂國家罪。」在佔中和近期香港連串示威事件中,不乏這些對政府施政不滿的人士,當中不少是年青人。

本文引述該書內容,並沒有任何意圖建議將內地的法律直接引入香港,只希望說明即使在內地,就法律文字而言,對於是否構成分裂國家或煽動分裂國家的行為,亦是有所限定和約促,也為分裂國家行為的罪與非罪的界定,提供了一定準則。誠然,在內地亦有不少論者認為刑法典第 13 條的但書不具有司法適用的價值,原因是但書中採用的文字「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可輕易把屬於不應入罪的行為排除在外。對此,我們只希望但書能得以進一步精細化、明晰化,和減少恣意性,把條文變得更為合理。

相反在香港,原本只是一小撮大專學生在其學生報上討論過的港獨議題,因前任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煞有介事呼籲大家警惕,再加以其他人士處心積累地配合,把這股民間怨氣上綱上線至危害國家安全的高度。為了奪取治港話語權,那些人士更以「國家安全」名義介入屬於香港高度自治範圍的人和事,把打擊面擴大到力求公正參與香港管治、爭取自決和本土優先的年青人,將事件刻意政治化,這才是造成香港社會嚴重對立和撕裂的問題癥結。

因此,內地刑法典13條中的但書,對今天的香港,起著暮鼓晨鐘的提示作用。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7年8月17日 下午8:1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買起香港】的士(1):滴滴壟斷中國市場再攻港 大陸財團撐腰施「貼地」銀彈攻勢